这是一本出版于1988年的书。作者是保罗.莱文森。只能用迷人来形容这本书。见我的豆办。

以下片断摘于该书的第六和第七章。

字母表是双重的抽象,字母表离直接感到的现实,已经是两次的抽象,更为晚近的是人造的或有意创建的语言,比如莫尔斯电码……(程序语言呢)

象形文字不记录语音,而是尽量抽像物质世界的形象,它比字母表更靠近现实。原始文字最终都形成了字母表,但远东的会意文字成为例外。(东方文字没有拼音化,但今天我们处理汉字更多是借助拼音)

一方面,抽象的是传播的生命线……另一方面,传播的基本目标之一,又是尽量减少这样的差异,以便让受众尽理感受被代表的原来的东西。(电脑和网络基本可以跨越这个矛盾,即有抽象传播的便利,又能保持原味。如有一天电脑能直接处理口头表达,那么人与自己创造的电脑工具的关系将更为深入,设想一下传统媒体的消失,书面文字被口语、音视频取代)

实际上,迈克卢汉说,虽然中国比西方早几百年发明了印刷机,但他们的印刷机从来就没有用做大众媒介,因为以象形为基础的汉字使用起来并不灵巧,试想,在电脑之前的时代,企图用几千个不同的汉字钉来排印,那该是多么笨拙。(中国古代汉语中文言文与日常用语的巨大差异是否说明,中国文字与西方字母表为基础的文字的不同,只所以使用文言文是否正是因为汉字的在书面传播和印刷传播方面的麻烦,人们不得不用高度概括的文言文来书面。中国历史不止不一次出现永乐大典这样的旷世百科全书,但往往都只能印制几套。)

西方字母表的爆发使知识得到大规模的传播,使古希腊的科学、数学和逻辑学兴起,并使一神教在西方获得最后的胜利。

伊尼斯说,拼音字母表的灵活性和效率有助于希伯莱先师创立一神教。

《圣经》中的“十戒”是用石头镌刻的(不知道是摩西是用埃及的象形文字还是希伯来文字记下上帝的旨意,估计应该还是象形文字吧)

书籍……等到字母表的第二春,印刷机就是它的第二春。(电脑使东方文明更早回到音视频和口头表达的时代?)

电脑的最终受害者既不是文化也不是书籍,而是图书馆,搬不到,不便利,早上9点到下午5点,不能说话,星期天关门的图书馆。(GOOGLE的图书扫描计划?)

和其他有机体不同的是,人知道时间,Alexander Marshack干脆把我们的人性说成是对过去和将一的知觉。事实上,所有的技术都可以看成是人挑战时间指令尝试。

在传播历史中,实际上一切技术的历史中,19世纪的前几十年占据显赫的地位。两个最深刻的改变时间的成就,就是在这段时间取得的,电报、电话使信息传输以光速完成,照片实现了永恒的保存。(光和电的作为传播媒介)

摄影术完美的形象具有重要的认识论意义……它削弱了时间和距离对感知构成的障碍,于是就放大了可以直接观察的领域。这对知识的增长极为重要。

可以说电话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电子媒介。(那么网络就是电子媒介的集成大者?)

50年代晶体管收音机和70年代微电子(包括视屏)带来的便利,始终向电子信息分布的终极目标前进。这个终极目标是,一切数据——印刷、图像和声音的数据——从理论上说,任何人在任何地时候,在任何地方都能享用。(3网融合?)P181

正如相对廉价的印刷书籍打败了教会的传统一样,电脑和网络传播的结果将是更加无孔不如,相应的知识进程就更加民主。(除了在知识的进程之外,中国的电子媒体还会对民主状况有改进吗?)

有朝一日,运输和传播会合二为一,一种瞬间完成的运距离运输,不仅是可能,而且是很可能出现的。P183

最初的运输是走路,最初的传播是说法,二者当时在同一个系统中共生,这个系统就是人……当时运输信息的惟一办法就是说话人自己走路。P183

将近150年前,霍桑的小说(Nathaniel Hawthorne)《七堵三角墙的房子》中的人物克里佛德说,电报正在把世界变成一颗巨大的大脑。如今,我们正在构建的技术大脑即延伸的大脑,实际上远远不只是巨大的全球大脑,因为和构成个人大脑的细胞不一样——构成全球巨脑的人脑是倔强的个人意志的大脑。这个全球渠道的使用者和成员任何时候都可以全部或部分退出或进入。选择性的传播的轻松性和多样性都在与日俱增——今天一家一台电话,明天一家一台互动式的电脑。(这是在说web2.0吗?信息传播越来越个性化、更好的聚合、更好的互动……BLOG就是个人思想通过网络过行代理的开始,而信息聚合工具更让我们更好的与这个网络交换数据……)P183

汉字及其派生的会意文字是古代象形文字惟一的遗存。各种象形文字曾经在幅员辽阔的地区使用,从古埃及到美洲玛雅文字,都曾是象形文字的天下。然而,中国的汉字在过去两千多年里已经走上了比较形声化的道路,当前汉字衰落还有一个例子,日本人在二战后采用过一种拼音文字的书写法,中国也尝试过拼音文字,与此同时,电脑大大提高了汉字的速度和简易程度。P191

过去几年里提倡的电脑图形介面……(汉字的图形介面是否应该是中文的象形的特色)P191

《纽约时报》1978年7月3日21版载文“时报过入电子出版的新时代”,介绍报业中使用电脑排版和录像显示终端的情况。P191

象形文字向拼音文字转变的过程中,失去的东西还有一定娱乐性和艺术性。 P192

达拉斯的未来计算机公司报告,1984年美国个人电脑的拥有量大约是1900万台,大约20%的电脑配了调制解调器。P198

有些批评家说人工智能将永远不可能实现,我则要说,首先要创造人工生命,然后才会有人工智能。……把有生命的实体和无生命的实体混合装进一个领域,给评估人工智能造成了特殊的困难。
当然,我们不能一笔勾销这个可能性:我们已经或将要把电路搞成智能的基础——蛋白质复合体和血内并非理性的必要前提。(一种新的智能或生命体并非我们能创造的,正如原始汤里的有机分子并不知道它们会进化成地球千奇百怪的物种,我们也不知道未来更高级的智能和生命是什么样,我们自己和我们创造的电脑网络也许就是这种更高级的智能和生命的组成部分或基础。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当人们更深入与网络结合在一起,一种新的生命形态和所谓AI就诞生了,呵呵,类似黑客帝国的世界观)

电脑的电路,为什么和人的心智中活生生的连接非常相似?这个问题有待回答。感知和认知的产物的表现,就像和感知和认知本身。上一章讨论的传播媒介越来越栩栩如生的趋势,也越来越像人的感知和认知本身。(新的智能形式和生命形式总是脱胎于旧的,也许人们一直谈论的人工智能应该是“人与机器,人与自己创造的媒介工具结合产生的新形式智能,网络与人的结合无疑是目前最像的,特别是新一代网络使人们与网络结合得越来越紧。)P233

就我们所知,存在的发展序列似乎是:太虚——物质(能量)——生命——智能——如今还要加上技术中表现出来的人的智能。在这个序列,每一个层次都不稳定,因此它产生了下一个层次,同时它又是稳定的,因为后续的层次都建立在以前的层次上,而且包容以前的层次。人的技术处在这个宇宙序列的巅峰。这是人有意为之的反映,这说明,我在把一个物质结构注入到盲目进化的宇宙之中。……从最广义的观点看问题,技术复制人的传播模式,具有超越人的类的意义。P235



Trackback: http://tb.donews.net/TrackBack.aspx?PostId=662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