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技术员谈IT:Facebook,一副势利脸

【新词旧事】Facebook,一副势利脸

作者:安替

当牛津大学19岁在校生Bilawal Zardari被宣布继承母亲贝·布托遗志,领导巴基斯坦人民党的时候,出于一个国际政治记者的本能,我立刻行动了起来。我登陆到Facebook,找他的名字“加Facebook”,果然,“Bilawal Bhutto Zardari”赫然在目。半天不到,他竟然同意加我。正在我兴奋不已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网络”属性不是“牛津”,而是“无”。我又毫不犹豫地删了这个冒牌货。

支持我判断的理由很简单。Facebook可以算是目前最真实、也最势利眼的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Facebook,其实是美国大学为新生准备的带照片的同学花名册,哈佛大学学生Mark Zuckerberg借此概念在2004年2月建立了只在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通行的电子同学录,要想注册,必须有哈佛大学的fas.harvard.edu 信箱地址。之后,扩大到波士顿地区的大学,然后再所有常春藤联校、然后再所有欧美大学、然后再所有著名大公司。2006年11月,Facebook才对外开放,但依然保持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如果你不是以欧美大学或者世界著名大公司的email地址注册,你的网络属性只能是地区名称或者”无“。即便你在你的简历上叙述的天花乱坠,其他用户也不会认真对待。

于是英文中出现一个词语,Facebook snob(Facebook势利眼),意思是因为另外一个人的Facebook属性不够好,所以不加他成为自己的好友。今天,Facebook远远超越同类交友网站如MySpace,成为另一个Google、Yoube式的网络奇迹。很多互联网分析认为,Facebook的成功,在于它的开放插件、在于 web2.0的诸多概念,不过大概这些分析家们都没怎么真正泡在Facebook上。很显然,Facebook的成功在于它的信任、在于它的真实、更在于它的势利“脸”。社交,除了男女求欢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提升和稳固自己的关系网,因此一个清楚、真实又可靠的等级网络,虽然有些卑鄙,但的确符合用户的真实需求。Facebook之前有同学会(台湾的哈佛同学会都快开成“总统”“议员”联合会了),有同乡会(中国人的最爱),它只是用互联网技术模拟了现实的这种需求而已。

它2006年11月的对外开放却保持网络等级,更是以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展现了这种残酷,“每个用户都是平等的,但显然,有名校名公司email的用户,更加平等”。校友同事之间不需要同意,就可以互相看对方信息,而且还有共同的社区,共享所有内部信息,有专门的精英广告针对这些社区。虽然你可以建立新的group(群组),和志同道合的人站在一起,但你永远无法排除的就是那股“势利脸”气息,当你邀请别人、或者被人邀请的时候,都自觉不自觉地加入了”势利脸“的合唱。这就是所谓经济学中的”理性歧视“,因为你知道这种势利,在大部分时候是的确有效的。

中国有很多社交网站,都希望拷贝Facebook的成功,但都鲜有效果。中国大学和著名大公司中,专用email地址不甚流行,用户在中国社交网站中,无法确认对方的信息。再加上大学扩招后声誉急速下降,找工作都成问题,别说成为势利资本了。但我相信,一旦解决信任的问题,中国人会创造出更加势利的社交网站,因为对人性恶的把握,实在国人远胜西人。

最后说一句,关于贝·布托儿子的事情,后来证明我的确是对的。Facebook宣布,删除两个假冒Bilawal Zardari的账户,因为”他们违反了用户必须提供真实信息的协议“。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开始是真实的了?

作者:和菜头 发表于 1月 8th, 2008 评论: 1 comment.
阅读更多同类文章于 IT民工手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