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男”调查:某些行为特征被艺术夸大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7日 15:30  新民周刊
“张江男”调查:某些行为特征被艺术夸大
  4月14日傍晚6点30分,记者随机抓拍的通往张江地铁站前的人行道路口,一群行色匆匆的“张江男”映入画面,其中女性凤毛麟角

  “音乐怪杰”网上征友

  4月8日晚8点35分,在流行钢琴网的论坛上出现了一则名为《Monosail公开征女友上海女生勿扰 》的帖子,内容如下:

  由于相亲屡次失败,倍受打击,现Monosail在此公开征女友。

  基本情况:

  Monosail,男,1982年2月3日生,上海人,身高168厘米,体重47.5千克。毕业于东华大学,通信专业硕士学位,现在张江一家外企任软件工程师,年薪税前¥103000,有房无车无贷款(我不会开车也不喜欢开车)。爱好古典音乐,擅长作曲,编曲,midi制作。

  主要作品有:第一钢琴协奏曲(2003年);东华大学校歌、儿童之梦幻乐园、可爱的家(2004年);New Year(2005年);March06、忆如与花楹、With the Stars(2006年);We are together、

  jx1-jx12(12首即兴曲)、钢琴小提琴合成器奏鸣曲、xmas2、曾经永远、水的音符(2007年)和jx13-17(2008年)

  现征女性,年龄小于30岁,身高小于170厘米,体重小于60千克。

  其他要求:

  1.学历不限,但是需要熟悉巴赫、贝多芬、莫扎特、勃拉姆斯、瓦格纳、布鲁克纳和马勒的作品;2.佛教、基督教以及EVA(新世纪福音战士)教教徒优先;3.对我要有兴趣,要有热情,不能过于冷淡,不能发10条短信只回1条;4.哈日哈韩以及哈美族不予考虑,但是对于御宅族(热衷于动画、漫画及电脑游戏的人)以及干物女(怕麻烦而放弃恋爱的年轻女性)可以另当别论。

  有兴趣者加我的msn或者QQ……

  记者和Monosail取得联系。这位土生土长的上海男生,过着每天几乎两点一线的生活,虽然在张江工作一年多,但连浦东的第一八佰伴都不知道。他出现在记者面前时背着双肩书包,身上的毛衣是亲戚织的,裤子也是穿了很多年的。他说,自己住在普陀区武宁路,平时基本上不太出门购物,如有需要,可以到家乐福或乐购买衣服。

  Monosail算是张江男中最会玩音乐的一个,他从小就喜欢听古典乐,小学时开始学电子琴,虽然后来没有考级,但也算是自学成才,平时爱好就是创作音乐。他曾给东华大学创作过校歌,也给世博会投过稿,但都石沉大海。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创作热情,他给自己所在的泰雷兹软件系统(上海)有限公司创作的歌曲就获得了认可。对于这次的成功,他笑着反问记者:“还会有第二个人能写这种东西么?”

  他每天8点多从家里出门,坐地铁二号线到张江然后换张江环线,公司就在金科路上,9点半正式上班。中午的时候,他会和同事们步行到对面的浦东软件园的大食堂吃饭,公司的伙食标准是每人每餐12元。“我傍晚6点下班,几乎不加班,所以7点多回到家吃晚饭。然后就是在家听古典乐,创作音乐。我这一阵子还在自学小提琴。我今年的消费主要都是花在乐器上面,小提琴、音频接口、调音台、电容话筒、耳机等。”

  和田华不同,Monosail很希望自己早点结婚。“我周围人很多都成家了,他们收入不错,开销不大,人相对老实本分,‘张江男’应该是可靠的结婚对象。”他一直渴望丘比特的眷顾,但自己似乎总是中金箭(追求爱情),而女孩们中的却是铅箭(逃避爱情)。

  大四时,Monosail给一个学服装设计的校友送去自己创作的一首大曲子(大型弦乐作品),并表达了希望交往的愿望,被对方当场拒绝。“那天晚上,我在被子里抖了一夜。”这样的惨痛经历让他难过了很久。毕业后,他成为“张江男”群体中的一员,爱情之路似乎也没有缩短。他通过流行音乐网认识了一个爱好音乐的女孩,两人对古典音乐有很多共同语言,也一起去听过音乐会。他暗恋了这个女孩3年,当他鼓足勇气表白时,对方却说自己养了2条狗和1只猫,已经没有足够的爱分给其他人了。

  此后,Monosail相过两次亲,第一个女孩以要出国留学为名表示无法继续发展下去;另一个女孩是硬件工程师,似乎工作忙得无法上网和打电话,连短信都不回。他打算用自己写的一首三重奏去打动对方,但女孩连听的时间都没有,这让他彻底死了心。于是,他就在自己常去的流行音乐网上公开发帖征友,引来不少人主动和他聊天,但至今“女朋友”都未出现。

  和Monosail的交谈中,记者感到他颇具一部分“张江男”的某种特征:内秀、腼腆、不善表达,他感叹道:“在帖子里,我的言语特别放肆,显得有点不大像自己。我失恋时写出来的曲子往往气势恢宏。古典音乐家往往性格异于常人而人生坎坷,贝多芬一生未婚,我自认为我的性格比他好多了;莫扎特经常欠债;马勒总算是同老婆关系不错,可惜心理极其复杂,比我要复杂数倍;门德尔松的生日同我是一样的,但他爱上了自己的姐姐……”

  作为软件工程师,Monosail是相当出色的,他已经被猎头盯上;而且他还觉得自己毕业设计时制作的电机驱动器是可以用来创业的,只是时机未到。“如果女孩子能像猎头那样来主动来找我就好了。我恋爱屡屡失败,反而从被猎头找那儿获得心理平衡……”

  身在上海不识沪

  26岁的黎战(化名)去年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就进入张江高科园区的上海宝信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工作。一年来,他在张江高科技园区周边数次搬家,从玉兰香苑到杨家镇,为的就是上下班方便且住得更有质量一些。

  身高1.73米的黎战从未有过恋爱经历,他坦承自己比较懒:“我算是一个宅男吧,大学时候就是宿舍和教室两点一线,现在也重复着两点一线,在公司住所之间来回跑。集团团委曾组织过公司内部单身男女的联谊活动,但我懒得去参加。听说上次K歌活动,也是男生女生各一间包厢,大家都不好意思多接触。”

  黎战的情况代表了大多在张江高科工作的外地人,尤其是那些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这种现象在美国硅谷也很普遍。席小姐在美国硅谷工作了7年,最近刚被公司派到张江的分公司工作,职位仍是软件工程师。她觉得硅谷只是比张江更大、自然风光更好罢了,硅谷男、尤其是亚裔男性(印度人和中国人)也面临社交圈狭小的困境。

  “硅谷的许多公司内就有桌球等娱乐设施,大家穿着也很休闲。那里有许多自发的社团,按学校或者行业分,会时常办一些业内讲座。”席小姐说,硅谷的女性虽然不少,但由于都很优秀,高学历、高收入,所以和硅谷男之间可能“互相看不上”。硅谷的双休日活动很多,包括一些让单身青年男女认识的活动,但大家往往最多交换电话号码,后来不了了之,35岁以上的单身人士不在少数。

  硅谷的亚裔人士难以融入美国人的圈子,外地人也很难在张江体会真正的上海。黎战来上海一年了,只在休息日去过浦东的大拇指广场、浦西淮海中路的赛博数码广场,以及去看同学时经过的徐家汇、五角场和虹口区。公司会提供每个员工每年400元的自主文化消费,但黎战不知如何花这些钱,他并不了解摩登上海的“味道”集中在哪些场所,他也没有一个真正的上海朋友,带他去体验这座骨子里充满时尚细胞的城市。

  资深IT男的见解

  和前几位“张江男”不同,32岁的纪枫感情经历丰富,现在的女朋友是在北京认识的,如今在上海从事医药方面的工作。自18岁从江苏泰州一个小乡村考入清华大学数学系以来,纪枫的人生就一帆风顺,他本科毕业后进入中科院软件研究所硕博连读5年。2003年毕业后在中科院软件研究所工作了2年时间。2005年夏,他跳槽到张江高科的超级计算中心(SSC)担任并行计算主管,2006年升任研发部经理。

  或许是因为经常和客户打交道的缘故,纪枫是记者接触的“张江男”中采访最顺利的一个。他说:“我是看《上班这点事儿》才知道‘张江男’的说法。这让我想到以前说的北京三种男人:中关村的男人,有钱没时间;三里屯的男人,没钱有时间;建国门的男人,有钱有时间。”

  目前,纪枫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他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风花雪月的年龄,双休日往往抽出一天加班,另一天去徐汇区陪女友或在家看书看碟,他表示自己暂时还没有结婚买房的计划。他目前的年薪是税后14万,自2005年来张江工作以来,一直住在附近香楠小区的一室一厅里,房租从当时的每月1100元涨到现在的1300元。“去年秋天发现周边房价上涨,房东为人厚道,心有戚戚,所以我就主动提出涨价。”

  现在,纪枫每天坐张江环线上班,有时为多睡20分钟而打车(当地出租车起步价9元)。他早餐、午餐都在公司的食堂解决,晚饭一般在对面的浦东软件园食堂,或者到香楠小区的周边小饭馆打牙祭,一般在20元以内,喜欢点姜汁烧肉饭、牛肉面或回锅肉饭什么的。

  纪枫曾是“中关村男”,所以对于现在的“张江男”称呼也并不介意,且自有他一套见解:“我认为要了解‘张江男’这个群体,应该放到产业大变革的背景中去看。‘张江男’的特点是都受过良好教育,干活却像民工一样累。中国的软件行业还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果有10000行代码要敲的话,就要一行行地敲出来。但是同工程化较高的国外软件行业却不同,中国的程序员工作需要一定的个人的创造性和连续性。不像在工厂搬砖,一天搬100块,搬完就完了。‘张江男’往往下班后心还在工作上,工作向生活浸润。”

  纪枫认为,“张江男”的一个问题是单位和住处离市中心的繁华地区太远,要花太多时间在路上。以至一些人的生活圈子就是单位附近方圆三五十米的范围。现在很多张江男都在单位附近买房,例如川沙等地区,一般都是二手房,房价在10000元/平方米左右。这些地区现在教育、商业等配套措施并不十分发达,但是这些问题的优先级要排在上班方便的后面。

  其次,由于行业的特点,“张江男”的知识需要不断升级,不断充电。被技术淘汰的压力在行业内形成了焦躁不安的心理气氛。同时,员工和企业之间存在对个人职业规划上的矛盾。员工希望能够升级自己的知识结构,而公司希望员工安于本分,做熟练工。此外,员工最终都比较渴望转到管理领域发展,很少有人希望一辈子做技术或是成为最好的程序员。“现在企业也在尝试把管理和技术分开,技术做得好也可以升职、加薪。但现在效果还不明显。”纪枫无奈地表示,“现在张江大部分企业的经营模式还处在初级阶段,从事软件外包的业务,在产业链中处于最低最苦的一端。”(邵乐韵和浦泓毅对本文亦有贡献)-

::...
免责声明:
当前网页内容, 由 大妈 ZoomQuiet 使用工具: ScrapBook :: Firefox Extension 人工从互联网中收集并分享;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人对内容的有效性/合法性不承担任何强制性责任.
若有不妥, 欢迎评注提醒:

或是邮件反馈可也:
askdama[AT]googlegroups.com


点击注册~> 获得 100$ 体验券: DigitalOcean Referral Badge

订阅 substack 体验古早写作:


关注公众号, 持续获得相关各种嗯哼:
zoomquiet


自怼圈/年度番新

DU22.4
关于 ~ DebugUself with DAMA ;-)
粤ICP备18025058号-1
公安备案号: 440490020006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