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当前,该论坛中首先显示的主题过多。要让该主题首先显示,请取消其他主题的这一选项。
处理您的请求时出错。请重试。
标记
  18 个帖子 - 7 条新消息 - 全部显示
您要发布帖子的论坛是一个 Usenet 新闻组。在此论坛发帖会使您的电子邮件地址有机会给互联网上的所有人看到。
您的回复帖子尚未发送。
发帖成功
Kenny Yuan  
查看个人资料
(2 位用户)  更多选项 10月10日, 下午5时21分
发件人:"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日期:Fri, 10 Oct 2008 17:21:33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下午5时21分
主题: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思维的特点和缺陷

人类总是喜欢歌颂自己的大脑,比如:思想的威力,逻辑的威力,数学的威力(数学来自于思考),科学的威力(科学来源于思考),还有"意识"这个"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
[i] <#_edn1>……blah blah……不过,几乎没有人关心过这种想法究竟来自于人体的哪个器官。

心理学中有一个研究偏见的试验是这样设计的,向随机抽样的一群人发放问卷,询问他们两个问题:1、你身边有偏见的人占多大比例;2
、你自己有没有偏见,是否严重。结果,远超半数的人回答得非常一致:1、身边绝大多数人有严重偏见;2、我自己没有任何偏见。

人类的大脑就是如此:一生都在不停地犯各式各样的错误,同时还对自己保持一个较高水平的评价。之所以犯错误,是由人类的大脑运作方式决定的,几乎是无法避免的。比如人类有一种本能化思维方式:类比
[ii] <#_edn2>
。也就是说,习惯于将自己先前总结出来的规律,施加在未知但看起来相似的事物上,而不事先考虑同样的规律是不是起作用,也不去辨别是不是真的"相似"。这其中的逻辑大约是这样的:"卷心菜的味道不错,圆生菜和卷心菜长得差不多,那么圆生菜的味道应该也差不多?"举个程序员们喜闻乐见的例子:你在
emacs里按Ctrl-X,C按得挺熟练觉得很爽,于是到了gedit和notepad里八成也会试试看灵光与否,或者到win32 cmd下敲find
-exec/xargs,或者到LISP里写visitor,或者到Python里写GetSubString(index1, index2, step)
函数……在这方面,成年人和婴儿的区别仅在于知识库中积累的数据不一样多而已(所以成年人才不再去尝试已消化过的食物的味道[iii] <#_edn3>
)。在用类比去探索时,我们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但是在已经探索过的人群看来,这非常可笑并且没有必要。

试错法也是人类重要的思维方式[iv] <#_edn4>
。其中的逻辑大约是:"我不知道是不是行得通,但是做错了代价也不大,所以我想试试看"。低幼儿童会用剪刀去剪房间里的所有物体,其实就是在试错。前面举的
emacs的例子,也可以说是在试错。面对重要的东西,我们往往不会去试错[v] <#_edn5>
,但问题在于每个人对于"重要与否"的评估存在着差异,导致对待同一个事物,某人觉得不重要,可以试错;但另外一个人就会对这种试错非常反感,甚至愤怒。

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错误的,但我们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随着对事物的更多了解,每一时刻我们都会(不自觉地)修正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但每一次我们都会认为自己完全了解该事物了,认为自己达到终极正确了,同时也会忽略自己刚刚还在犯错误这一事实。这其中的逻辑大约是这样的:"我已经修正了足够多的错误了,那么这里面就不会再有大问题了吧?"在软件开发中,程序员面对
BUG也经常如此。心理学中的名词"面试者错觉"(interview illusion)就是在总结这样的一种现象,因为在企业面试的时候,这种现象最显著。

归因错误(更确切地:fundamenatl attribution error
)也是人类易犯的思维错误。其典型特征是:将好的结果归功于自己,将坏的结果归罪于别人。比如:约会迟到,那是因为堵车太厉害;如果准时到达,那是因为自己是一个讲信誉的人,"能够有计划地处理一切意外情况从而做到守时"。类似地还有:如果自己不守交通法(比如在"白实线"并线),那是因为有急事需要赶路;如果看到别人同样地行为,则是认为对方是一个"没有素质的人"。再回来头说软件公司:处在组织中任何位置的人,包括
CEO、VP、PM、Lead、QA & developer
,也都会犯这种错误:一旦出了问题,大官儿会将问题推给小官儿,小官儿推给程序员,程序员推给外部条件,比如语言有缺陷,OS不稳定,SDK出BUG,
Partner还延期……等等等等。如果最后成功了,程序员则会说"其实都是我们干的活儿",CEO会说"那是因为我领导有方",中层managers会说"
CEO什么实际事情都不管,程序员们全都太懒,都是(因为)我们这些最难做人的中层经理们在不停地push"……

人类的趋利避害本能,导致思维模式中不可避免地会有将"必要条件"当"充分条件"的现象,比如放置很久的食物并不一定都腐败变质了,但我们都会选择扔掉。更进一步地,我们会将既不充分也不必要的条件也当作充分条件。比如我们在黑夜里会异常小心,虽然"黑夜"与"犯罪"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或者,看到别人手中拿着刀子,首先想到的是"不要伤害到我"。其实动物们也何尝不是如此。如果羚羊会说话,它大概会这样告诉你:"这里闻起来有狮子的味道,我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有狮子,但是喝过水之后赶紧跑掉总没有坏处。"为什么不会有合理推理的羚羊呢?比如一只这样思考的羚羊:"这里闻起来有狮子的味道,但这有可能是已经走开的狮子留下的;'有狮子的味道'仅仅是'有狮子'的必要条件,并不充分(甚至可能不必要),如果看到狮子了(充分条件),那我就会逃跑,否则我就待在河边喝水……"由于进化方向的随机性,究竟有没有这样的羚羊我们无法判断
[vi] <#_edn6>
,但是我们观察到现在的世界上并没有这样的羚羊。我们可以认为:即使曾经有过这样讲逻辑的羚羊,它们也已经灭绝了,因为比起"正常"的羚羊来,这种羚羊没有生存优势。

所有的这些本能地、习惯成自然的思维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刚刚提及的),会导致这样一种(显而易见的)结果:我们在面对不了解的领域的时候,往往会出现认识上的偏差(以上的说理并不充分。如果有人不认同我也很正常。我也无法做到充分说理,因为我的这一份大脑无法真正说服别人的那一份大脑,除非两者在思想和认识上已经有一定的共同基础)。这些认识上的偏差会导致很多问题。将这些偏差列举出一些来,也正是我写此文的目的。

不要盲目质疑权威

可能是过去被无良的权威欺骗了很多年(现在还是在被欺骗着),在当今的年代,质疑权威变成了一种时尚(如屡有民科质疑见诸报端)。但对于求知的人,有一条原则还是不变的:在发表与主流相反的观点前,要多作调查和思考。不要凭自己的直觉去胡乱质疑
[vii] <#_edn7>
。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你都不太可能是遇该问题的幸运第一人"。如果仅凭直觉去质疑,往往会闹出笑话。甚至伟大如爱因斯坦者,在他做出过巨大成就的物理学上,曾经靠直觉指导学术研究,高举反对量子物理的大旗,但还是被无情地击败(Aspect
experiment),被后人作为了反面典型,甚至有人笑称: "如果爱因斯坦自191x年开始以钓鱼为业度过余生,对科学界也没有任何损失"。

造反有理、盲目质疑一切的是红卫兵,求知的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是红卫兵。我们一直在讲critical thinking
,但这不是基于直觉的质疑,更不是怀疑一切。质疑的依据是知识和实验(数字)

比如,下面的这个科学事实[viii] <#_edn8>,它和多数(未受正确安全教育的)人的直觉相违悖:

a)仅使用安全气囊而不系安全带,会增加死亡和受伤的可能性。

b)安全气囊仅在与安全带一起使用时才能最大程度地挽救生命。

c)安全气囊对儿童有致命的伤害作用。

参考:安全带能将乘员的头部伤害减少6成,安全带+安全气囊一起能减少8成(数据来源:NHTSA)。同时,安全气囊造成儿童死亡率上升35%(数据来源:
IIHS)。

再比如:近视的遗传率为90%(标准的说法为0.9)。也就是说,一个人到底近视与否,在90%的程度上是由他的父母的基因决定的。

对于权威,不是不能质疑,事实上,许多开创性的理论都是经过质疑权威而发明的。质疑应该通过批判性思维产生,其基础则是知识和实验。关于批判性思维在这里不讲太多,请参考托马斯·杰斐逊编写的学生誓言:我保证使用我的批评才能。我保证发展我的独立思想。我保证接受教育,从而使自己能够自作判断(卡尔·萨根:
http://www.cnread.net/cnread1/kpzp/s/sagen/mgcm/025.htm)

不要放大局部经验

"不要将局部经验(或经历)当成普遍事实"。单讲这一句话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但具体到了某件事情上,这种思维缺陷就容易出现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经历,大脑会将这些经历总结归纳成经验和规律,并且不自觉地用它当成金科玉律去衡量接触到的新事物
[ix] <#_edn9>
。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新事物都是不那么可信的——至少不如自己的经验可信。如果新事物和自己的已有经验冲突,多半是要去怀疑它。在怀疑的过程中,因为有了"一票否决
/ ...

阅读更多 »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落凤坡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0日, 下午6时11分
发件人:落凤坡 <zhangrui0...@gmail.com>
日期:Fri, 10 Oct 2008 03:11:54 -0700 (PDT)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下午6时11分
主题: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1、身边绝大多数人有严重偏见;2、我自己没有任何偏见。

这个看法很有趣,我觉得偏见是相对于所谓的"正见"来说的,其实还有一个参照系的问题,如果以自己为正见,自然有像上面所说的那样的感觉。最近看过一些
科学哲学的书,发现有一点是相当有趣的,就是强调一个人无法在另一个人不愿意的情况下说服他,强调一个结论总是由一个理论加假设推导的,当结论不符合事
实时,人们不一定会否定自己的理论,往往会去寻找另外的假设。而且每个理论都有形而上部分(形而上就我所理解的就是不能证明也不能证否的陈述),而这些
形而上部分对于理论是有进步影响的。

总结来我想说的就是,每个人看世界都是有一个理论框架的(无论他自己是否明确意识到这一点),都是有一定形而上部分,都可以否定假设坚持理论,所以其实
每个人都是正确无误的,就他所遇到的经验和所接触到的事实来说。或者说,对与错不是绝对的,客观是不可能达到的。

ps.每个人看世界都是有一个理论框架这句话也是形而上的,事实上也可能是错误的,同时也可能是正确的,这种形而上对于科学来说作用是线索,提供一个探
求的方向。至于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客观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如果你发现我言论中有错误的地方,或者是你在相似方面有什么看法,欢迎指教。

再ps.由于我不知道怎样将这么长一个引言折叠,我就用省略号代替了,不知道是否适当,谁能告诉我怎么折叠引言?

On 10月10日, 下午5时21分, "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wrote: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wang feng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0日, 下午6时13分
发件人:wang feng <wanng.fe...@gmail.com>
日期:Fri, 10 Oct 2008 18:13:02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下午6时13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Kenny Yuan wrote:

> 或者用生活中的例子:一般人都会使用相机,在不少论坛里还能碰上许多"摄影
> 爱好者"或者职业摄影师。但你要是搬出《大不列颠摄影教程》跟他探讨镜头的慧
> 差、像场、球差、色散等性质,那么多数人都会变哑巴[xiii] <#_edn13>。

记得共轴透镜系统有慧差、球差、色差,实在想不起像场、色散是怎么定义的了,
刚才翻《光学原理》也寻找未果。
可否解释一下像场(可是高斯像平面之误?)以及色散(可是色差之误?)?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Kenny Yuan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0日, 下午7时45分
发件人:"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日期:Fri, 10 Oct 2008 19:45:34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下午7时45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有些模糊了,于是翻了翻书,结合记忆说一下

1、是的。我提到"像场"时是想说:普通镜头的成像面是弯曲的,我记得这叫做"像场的弯曲"。也就是Petzval面,也叫高斯平面,其实不平,除非用Zeis的双高斯镜头才平。但这种镜头在相机上的用处我一直有点怀疑,因为在原来的胶片机中,胶片也不是平的,一般也呈现出一个(固定的)弧度。所以有的镜头在设计时,就尝试去匹配这个弧度,以达到最佳效果。如果一味追求平面,岂不是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大画幅还行,用单张的胶片,肯定平,就剩下120最惨)现在的CCD/CMOS倒是不用管这个了,追求平面即可,但又有了垂直入射问题
:(

2、原文有误,准确的叫法应该是色差。我提到色散时,脑子里想到的是尼康ED镜片(Extra-low
Dispersion),一般在网上翻译成"防色散镜片"。根据对"ED镜片"的进一步搜索,其实所谓的色散就是指色差(但没说是哪一种色差)。P.S.原文里忘了提到桶和枕,呵呵

在这里请允许俺感想一下:老兄真是牛人啊!竟然看过《光学原理》,呵呵。这里也真是卧虎藏龙之地,在文章里扯到了这么多东西,俺心里早已经准备好了接受"再教育"了……

2008/10/10 wang feng <wanng.fe...@gmail.com>

> Kenny Yuan wrote:

>> 或者用生活中的例子:一般人都会使用相机,在不少论坛里还能碰上许多"摄影 爱好者"或者职业摄影师。但你要是搬出《大不列颠摄影教程》跟他探讨镜头的慧
>> 差、像场、球差、色散等性质,那么多数人都会变哑巴[xiii] <#_edn13>。

> 记得共轴透镜系统有慧差、球差、色差,实在想不起像场、色散是怎么定义的了, 刚才翻《光学原理》也寻找未果。
> 可否解释一下像场(可是高斯像平面之误?)以及色散(可是色差之误?)?

--
Kenny Yuan
C++, UI, LISP, MMA, Psychology and Automobile.
BLOG: CS巴别塔(Computer Science Babel)
URL: http://blog.csdn.net/yuankaining/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莫华枫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0日, 下午7时57分
发件人:"莫华枫" <longshank...@gmail.com>
日期:Fri, 10 Oct 2008 19:57:20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下午7时57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2008/10/10 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 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有些模糊了,于是翻了翻书,结合记忆说一下

> 1、是的。我提到"像场"时是想说:普通镜头的成像面是弯曲的,我记得这叫做"像场的弯曲"。也就是Petzval面,也叫高斯平面,其实不平,除非用Zeis的双高斯镜头才平。但这种镜头在相机上的用处我一直有点怀疑,因为在原来的胶片机中,胶片也不是平的,一般也呈现出一个(固定的)弧度。所以有的镜头在设计时,就尝试去匹配这个弧度,以达到最佳效果。如果一味追求平面,岂不是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大画幅还行,用单张的胶片,肯定平,就剩下120最惨)现在的CCD/CMOS倒是不用管这个了,追求平面即可,但又有了垂直入射问题
> :(

我见到的资料管它叫"场曲"。

--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m...@seaskysh.com
longshank...@gmail.com
http://blog.csdn.net/longshanks/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pongba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0日, 下午11时06分
发件人:pongba <pon...@gmail.com>
日期:Fri, 10 Oct 2008 23:06:09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下午11时06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我严重推荐这篇文章,大家看完了之后如果有进一步拓展阅读的需求请查看我的豆列——"学会思考<http://www.douban.com/doulist/127649/>
"。

此外,有一些建议我穿插在下文中了:*

2008/10/10 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 人类的趋利避害本能,导致思维模式中不可避免地会有将"必要条件"当"充分条件"的现象,比如放置很久的食物并不一定都腐败变质了,但我们都会选择扔掉。更进一步地,我们会将既不充分也不必要的条件也当作充分条件。比如我们在黑夜里会异常小心,虽然"黑夜"与"犯罪"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或者,看到别人手中拿着刀子,首先想到的是"不要伤害到我"。其实动物们也何尝不是如此。如果羚羊会说话,它大概会这样告诉你:"这里闻起来有狮子的味道,我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有狮子,但是喝过水之后赶紧跑掉总没有坏处。"为什么不会有合理推理的羚羊呢?比如一只这样思考的羚羊:"这里闻起来有狮子的味道,但这有可能是已经走开的狮子留下的;'有狮子的味道'仅仅是'有狮子'的必要条件,并不充分(甚至可能不必要),如果看到狮子了(充分条件),那我就会逃跑,否则我就待在河边喝水……"由于进化方向的随机性,究竟有没有这样的羚羊我们无法判断
> [vi] <#11ce60fc1ee0867d__edn6>
> ,但是我们观察到现在的世界上并没有这样的羚羊。我们可以认为:即使曾经有过这样讲逻辑的羚羊,它们也已经灭绝了,因为比起"正常"的羚羊来,这种羚羊没有生存优势。

*对"充分必要"条件的讨论非常有价值。不过我认为这个例子举得不好,因为就算我们是完全理性的羚羊,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按照未来预期最大化和风险最小化原则,也应该选择喝完水就走。有一本书叫做
rational choice in an uncertain world ,可以看下,再举一个例子,有一句著名的话叫 doing the
samething and expect differently
重复做同一件事情期待不同的结果)。这个行为被看做是非理性的典型。然而实际上,这正是在不确定性世界中的一个很漂亮的启发式方案,因为如果我这次不work,有可能是某个我不知道的环境随机因素的影响所导致的(要知道人的认知并不是全能的),所以也许我再试试,下次就又行了。对此我有一个切身的经验:又一次我老婆的笔记本忽然不能上网了,现象是连上网线但是本地连接总是处于断开状态,我排除了我所知的所有因素,软件(病毒,系统,驱动等等),硬件(我用置换法替换我的电脑是好用的),甚至排除了网线过长导致的信号衰减。然而,查不出原因。我只能假定网卡是坏掉了,然而经验告诉我网卡忽然不work的几率何其小也。那怎么办?我想到了
rational choice in an uncertain
world,我说,干脆,睡觉,明天再说。结果第二天,开机,插线,一切OK,到现在也没啥问题。我仍然不知道当时是哪儿的问题,但我什么也没做,问题就解决了。当然这不是每次都可行的,但是他是一个可行的启发式尝试。
*

*我认为一个更合理和有价值的例子是:我们日常中选择去做什么事情的标准往往是:如果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很牛逼,我就有大兴趣去做它。然而,一件事情让你觉得牛逼并不一定意味着(doesn't
necessarily mean ——
这是个非常好的惯用语)这件事是值得或最值得去做的。我小的时候觉得打弹子赢了十个很牛逼,初中时觉得台球一杆全收很牛逼,大一觉得灌水上十大很牛逼。但这些都很没价值。甚至我觉得多掌握一个语言特性,多掌握一个
quirky
的东西,只要是别人不知道我知道,就觉得特牛逼,但有多大价值呢?这里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有这种牛逼的感觉,根据进化心理学,通俗地讲,牛逼这种感觉是用来奖赏可能会对生存带来价值的事情的,比如打架打赢了,和别人抢MM得手了,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知道别人
不知道的信息。然而关键就在于后两条,因为进化的机制是很笼统的,并不足够 rational
,但这不影响它的进化价值,因为大多数时候,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知道的信息,如果我做到或知道,都是一个优势。然而正是在那少数时候,这个笼统的进化心理倾向会让我们做无用功。
*

> 不要盲目质疑权威

*
也不要盲目相信权威——为什么要加这句显然的话,是因为人倾向于把问题简单化,你指出不要盲目质疑权威然后举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例子,结果到了读者的脑子里这个知识就变成了:不要质疑权威。
*

> 可能是过去被无良的权威欺骗了很多年(现在还是在被欺骗着),在当今的年代,质疑权威变成了一种时尚(如屡有民科质疑见诸报端)。但对于求知的人,有一条原则还是不变的:在发表与主流相反的观点前,要多作调查和思考。不要凭自己的直觉去胡乱质疑
> [vii] <#11ce60fc1ee0867d__edn7>
> 。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你都不太可能是遇该问题的幸运第一人"。如果仅凭直觉去质疑,往往会闹出笑话。甚至伟大如爱因斯坦者,在他做出过巨大成就的物理学上,曾经靠直觉指导学术研究,高举反对量子物理的大旗,但还是被无情地击败(Aspect
> experiment),被后人作为了反面典型,甚至有人笑称: "如果爱因斯坦自191x年开始以钓鱼为业度过余生,对科学界也没有任何损失"。

*
实际上,爱因斯坦的例子不恰当。关于宇宙归根到底是确定性的还是不确定性的,到现在并没有能够最终证明任何一方。所以爱因斯坦坚持他的信仰绝对不能说是不合科学逻辑的,并且,爱因斯坦绝不仅仅是盲目坚持而已,他对量子理论发起了多次漂亮的攻击,虽然最终失败,但正是这个攻击进一步增强了量子理论的信服性。然而拨开量子的迷雾(如果有的话),再往下,宇宙是不是又变得确定性了?谁又知道呢?

当然你的结论是对的,盲目质疑就是在没有证明对方没有证明的情况下去质疑,是不靠谱的。*

> 造反有理、盲目质疑一切的是红卫兵,求知的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是红卫兵。我们一直在讲critical thinking
> ,但这不是基于直觉的质疑,更不是怀疑一切。质疑的依据是知识和实验(数字)。

*造反有理——红卫兵的例子不恰当,这里有 appeal-to-emotion (见wikipedia) 和 false analogy
的嫌疑。实际上盲目质疑和红卫兵无法类比。红卫兵现象背后的心理机制与此不同。就不扯远了。*

> 比如,下面的这个科学事实[viii] <#11ce60fc1ee0867d__edn8>,它和多数(未受正确安全教育的)人的直觉相违悖:

> a)仅使用安全气囊而不系安全带,会增加死亡和受伤的可能性。

> b)安全气囊仅在与安全带一起使用时才能最大程度地挽救生命。

> c)安全气囊对儿童有致命的伤害作用。

> 参考:安全带能将乘员的头部伤害减少6成,安全带+安全气囊一起能减少8成(数据来源:NHTSA)。同时,安全气囊造成儿童死亡率上升35%(数据来源:
> IIHS)。

> 再比如:近视的遗传率为90%(标准的说法为0.9)。也就是说,一个人到底近视与否,在90%的程度上是由他的父母的基因决定的。

*与直觉相违背的例子最绝妙的就是概率。可以参考《与众不同的心理学》(我知道书名很土,但是这是因为翻译的原因,书是顶级好书,我已经推荐好几次了)相关章节
*

...

阅读更多 »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silwile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1日, 上午12时44分
发件人:silwile <silw...@gmail.com>
日期:Sat, 11 Oct 2008 00:44:03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1日(星期六) 上午12时44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好长...

2008/10/10 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

阅读更多 »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Kenny Yuan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1日, 上午11时17分
发件人:"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日期:Sat, 11 Oct 2008 11:17:16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1日(星期六) 上午11时17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2008/10/10 pongba <pon...@gmail.com>

> *我严重推荐这篇文章,大家看完了之后如果有进一步拓展阅读的需求请查看我的豆列——"学会思考<http://www.douban.com/doulist/127649/>
> "。
> *

->刚才上去看了,有不少书没听说过,但是光看名字后直觉就是好书。找时间慢慢阅读,原来基本上没用过豆瓣,看来得改改习惯了,豆瓣不是关键,关键是里面的人啊

*

->Rational Choice In an Uncertain
World这本书目前还没看过,但看到书名后有些联想,估计应该是同一方向上的。通过你提出的这个解释问题的角度,羚羊的例子的确是有问题的。

> *我认为一个更合理和有价值的例子是:我们日常中选择去做什么事情的标准往往是:如果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很牛逼,我就有大兴趣去做它。然而,一件事情让你觉得牛逼并不一定意味着(doesn't
> necessarily mean ——
> 这是个非常好的惯用语)这件事是值得或最值得去做的。我小的时候觉得打弹子赢了十个很牛逼,初中时觉得台球一杆全收很牛逼,大一觉得灌水上十大很牛逼。但这些都很没价值。甚至我觉得多掌握一个语言特性,多掌握一个
> quirky
> 的东西,只要是别人不知道我知道,就觉得特牛逼,但有多大价值呢?这里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有这种牛逼的感觉,根据进化心理学,通俗地讲,牛逼这种感觉是用来奖赏可能会对生存带来价值的事情的,比如打架打赢了,和别人抢MM得手了,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知道别人
> 不知道的信息。然而关键就在于后两条,因为进化的机制是很笼统的,并不足够 rational
> ,但这不影响它的进化价值,因为大多数时候,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知道的信息,如果我做到或知道,都是一个优势。然而正是在那少数时候,这个笼统的进化心理倾向会让我们做无用功。
> *

->感觉这个例子不是特别具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至少要让他赞同进化心理学的某些观点。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既无懈可击,也浅显易懂的例子……

->任何理性的反驳都是一种健康的促进。这一点上来看,爱因斯坦的确有功劳。
写上面那段文字时,我是这样考虑的:要么是超距作用不存在,要么是隐变量不存在(经过"实践检验"贝尔不等式得出的结论),这样的话,Albert
Einstein will lose in either way.

> *
> 当然你的结论是对的,盲目质疑就是在没有证明对方没有证明的情况下去质疑,是不靠谱的。*

>> 造反有理、盲目质疑一切的是红卫兵,求知的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是红卫兵。我们一直在讲critical thinking
>> ,但这不是基于直觉的质疑,更不是怀疑一切。质疑的依据是知识和实验(数字)。

> *造反有理——红卫兵的例子不恰当,这里有 appeal-to-emotion (见wikipedia) 和 false analogy
> 的嫌疑。实际上盲目质疑和红卫兵无法类比。红卫兵现象背后的心理机制与此不同。就不扯远了。*

->关于红卫兵我的确是没有深入求知过,这里是贻笑大方了

**

->呵呵,难道是好书成堆,只是我都没发现?回头去买一本看

...

阅读更多 »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pongba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1日, 下午12时45分
发件人:pongba <pon...@gmail.com>
日期:Sat, 11 Oct 2008 12:45:57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1日(星期六) 下午12时45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2008/10/11 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 小结一下:首先要承认,我不是特别会写文章,所以平时才喜欢讲故事而不是说理(除了棒喝外,有点儿像禅宗了)。这次的文章是十一放假的时候在黑莓上起草的,节后的公司无事可做,在电脑上改了两遍才敢发送,但问题还是很多,上面wangfeng和pongba已经指出了不少,甚至文章里还有一段记录思路时的素材没用上、也没有删除(晕,大晕)
> 有时间我会修改一下原文,水平上至少要做到"对得起这里的观众"。如果哪位发现了文章中有任何问题,请不要吝惜你的键盘寿命,多敲几个字告诉我,谢谢

还说不会写文章呢,这篇其实相当有水准了。我貌似指出了一些建议,但实际上是细节。整个文章的价值是很高的。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功能是打开一扇门,而不是把什么都讲了。

我还准备写本通俗的 Critical Thinking
的入门书呢,就像"你的灯亮着吗?"那样。基本上,打算从庄子和惠子的子非鱼入手,因为这个故事被绝大多数人当做一种正面的例子,实际上它极其集中地反映了我们是如何的不会思考。

有一点重要的建议就是,这篇虽然写得很好了,但是仍然还是沿袭的经典的套路,即列出各种各样的思维捷径,然而没有将在这些思维捷径从本质上进行归类和解释,其实,看下《Mean
Genes》就会发现,如果从进化心理学上进行解释,说服力会非常大,而且由于增加了本质解释,所以整个知识结构显得非常清晰,而不是左一个 ad hoc
的思维捷径,右一个 ad hoc 的思维捷径了。

--
刘未鹏(pongba)
Blog|C++的罗浮宫
http://blog.csdn.net/pongba
TopLanguage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pongba
Twitter
http://twitter.com/pongba
Delicious
http://delicious.com/pongba
Douban
http://www.douban.com/people/pongba/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Kenny Yuan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2日, 上午12时03分
发件人:"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日期:Sun, 12 Oct 2008 00:03:24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 上午12时03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1、惭愧惭愧,google了之后才知道"子非鱼"是什么……不知道举这个当例子是不是会起到反面作用?——
一般认为写文章时举例子能加强说理,但我觉得对于非理性的人,例子常常会弱化说理,因为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理解例子,或者从固化的(or
人云亦云的)思维去解读例子,还有表述的二义性或者阅读不仔细等情况。综合所有这些来考虑:如果对例子有不同看法,那么在对例子产生怀疑的同时,对说理过程也就不那么信任了……

2、关于"rational choice in an uncertain
world",我打算在修改时加入,并注明它用于防患未然时的合理性,和用于说理的不完备性。

3、《Mean
Genes》就是《欲望之源》吧!我看过几遍,感觉能把握住作者的思路,但是我发现,想要向别人推广书中的本质思想是非常困难的,可能跟国内对进化论教育的缺失有关吧!你的建议非常好,但出于以上原因,我有点担心这样总结对普通人会起到反作用。而且,对早已懂得这些的人,这种文章本来也没多大意义,呵呵……就像仅仅讲授"要如何做"和"不要如何做"不能培训出好的程序员一样,只讲授"要如何做"和"不要如何做"也培训不出好的思维习惯。但是又不能讲得太深入:如果一开始就把本质都说了,基本上没有人会明白;早已明白其中本质的,又不会去关心这种讲授……

2008/10/11 pongba <pon...@gmail.com>

--
Kenny Yuan
C++, UI, LISP, MMA, Psychology and Automobile.
BLOG: CS巴别塔(Computer Science Babel)
URL: http://blog.csdn.net/yuankaining/

    回复    答复作者    转发       为此帖评分: Text for clearing space
您需要先登录才能发帖。
要发帖子,您需要先加入此论坛
请先在订阅设置页上更新您的昵称,然后再进行发帖。
您没有发帖的权限。
pongba  
查看个人资料
 更多选项 10月12日, 上午1时59分
发件人:pongba <pon...@gmail.com>
日期:Sun, 12 Oct 2008 01:59:51 +0800
当地时间: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 上午1时59分
主题:Re: [TopLanguage] Re: 关于“不了解的领域”,兼谈Critical Thinking

2008/10/12 Kenny Yuan <yuankain...@gmail.com>

> 1、惭愧惭愧,google了之后才知道"子非鱼"是什么……不知道举这个当例子是不是会起到反面作用?——
> 一般认为写文章时举例子能加强说理,但我觉得对于非理性的人,例子常常会弱化说理,因为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理解例子,或者从固化的(or
> 人云亦云的)思维去解读例子,还有表述的二义性或者阅读不仔细等情况。综合所有这些来考虑:如果对例子有不同看法,那么在对例子产生怀疑的同时,对说理过程也就不那么信任了……

我解释过了子非鱼之后读者就会认为只有这一个解释而没有第二种合理的解释了,关键是要拿出令人无法辩驳的证据和逻辑来(以后有时间我会详细分析这个例子的,其实这是个非常凝练的
Critical Thinking 案例,就我目前所知西方还真没看到这样既经典(人所周知),又非常能说明思维弱点的案例)。

> 3、《Mean
> Genes》就是《欲望之源》吧!我看过几遍,感觉能把握住作者的思路,但是我发现,想要向别人推广书中的本质思想是非常困难的,可能跟国内对进化论教育的缺失有关吧!你的建议非常好,但出于以上原因,我有点担心这样总结对普通人会起到反作用。而且,对早已懂得这些的人,这种文章本来也没多大意义,呵呵……

目标本来就不在普通人,而是受过良好教育,自己认为自己是理性的人的那群人。这群人可能会因为不明白背后的的进化论解释,所以平时犯各种各样的思维谬误而不自知(正如我以前一样,现在好很多,但仍然时不时还会犯),但无论如何这群人希望能够理性地看待这个世界,并且去明白背后的原理,缺乏的只是一本书来把这个原理讲出来;因此对于这群人,这样的书就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书。

> 就像仅仅讲授"要如何做"和"不要如何做"不能培训出好的程序员一样,只讲授"要如何做"和"不要如何做"也培训不出好的思维习惯。但是又不能讲得太深入:如果一开始就把本质都说了,基本上没有人会明白;早已明白其中本质的,又不会去关心这种讲授……

那就由浅入深嘛,书本来就该怎么讲。从现象入手,逐步往本质剥。

--
刘未鹏(pongba)
Blog|C++的罗浮宫
http://blog.csdn.net/pongba
TopLanguage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pongba
Twitter
http://twitter.com/pongba
Delicious
http://delicious.com/pongba
Douban
http://www.douban.com/people/pong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