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我写了《为什么我认为每个程序员都应该用Mac OS X?》马上被标上了果粉的标签,于是在Twitter上,在论坛里面,经常会有人对我说,真的很喜欢苹果,但是苹果的东西都太贵了,我们买不起。

我很诧异,发了些怎么会有人买不起的言论,以及做IT买不起就别混了这类的言论。结果被@wangpei同学标上了“何不吃肉糜”的标签,再加上推上很多学生跟我说,他们真的买不起,读书已经很贵了,买个3000块的台式机就觉得很吃力了。于是我幡然悔悟,发现自己已经脱离群众至此,羞愧难当。

当然我还经常听到一些学生跟我讲,太穷了,只好去看电子书。

然而刚才在听锵锵三人行,徐子东讲到一个他的故事。

他问他班里的学生,有多少人读过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书。举手的人寥寥无几,他很勃然大怒说,出去不要说是我的学生,中文系的学生怎么能连《罪与罚》都没读过呢!

事后,一个学生跟他说,其实生活很困难,连上街去卖盗版盘的心思都有了。

他当时也被震撼了,跟学生说那不读也可。

可是,第二天,他想明白了,他说我绝不同情你,我想起来当年一个月5块钱生活费,也读了陀斯妥耶夫斯基,你生活困难不是你不好好读书的理由,任何一代人都有自己的苦难,这样的理由不成立。

我这才发现我的脑子真慢,徐子东一个晚上想明白的道理,我居然听了他的故事以后才想明白。

我也不是什么富有家庭的出身,我爸爸是普通石油工人(非农户口),妈妈是农民(农业户口,且从事农业…),我大学后才转的非农户口。

上高中的时候,我酷爱电脑,但是家里买不起。那时候,能接触电脑的唯一办法就是上电脑课,不过我们只有高一有一门电脑课。所以,我喜欢电脑,喜欢编程,但是也只能去看看书。那时候,我住校,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是20元,我从小不乱花钱,父母也从不给额外的零用钱。吃顿饭去食堂1-2块钱可以搞定,20元一周五天,绝对也是不宽裕的。但是我每个学期都买了很多的书,其中有一本书标价35,你可以想象我是省了多少个星期才买下的。

那时候,我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有一次上体育课的做操时候,低血糖昏倒了。到了我高三的时候,生活费才涨到了50元一个星期,当然可以想见,物价也略有上涨。

那时候,我非常喜欢电脑,但是不太敢奢望父母给我买,最后父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魄力,高考前三天给我买了一台,花了8000多块,我爸那时候的工资可能也就是1xxx左右。那三天天天回家,不过没心思看书,就是玩电脑,当然高考没考好不是这个闹的。

我有很多写程序的朋友,大学的时候学的都不是计算机,所有知识都来自于自学。@virushuo同学是学建筑的,@hanlei同学是学越南语的,我自己是学机械的。

拿我来说,高中学的是GW-Basic,那时候整个学校估计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C语言。我有个同学买了本C语言的入门书,和Borland C++ 3.0的手册。那就是我们两个最爱的课外读物(其实课上也读…),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见过Turbo C、Borland C++以及任何的C/C++编译器或者IDE。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津津有味的把那本手册读了3年。高三毕业前三天,买了自己的电脑,我在周围都没有找到Borland C++ 3.0可用的盗版盘。大学在机房,才第一次真的看到了Borland C++ 3.0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说起来即使从毕业算起,我写程序也有快10年了,虽然不怎么长进,但是总还是在这个行业里面用写程序来安身立命。所以你的人生会怎样,基本上是你自己的选择。

最近,我们在和武汉博文出版社翻译一本书《Cocoa® Programming Developer’s Handbook》,不过大家都有点担心这么大部头的书,而且关注于Cocoa这个相对狭窄的领域,会不会滞销,甚至亏损。

不过我们会努力的做下去,因为不管外界环境是怎么样的,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选择,即使这本书销量不好,出版社和我们也希望能把这本很好的书带给每个想学些Mac/iPhone/iPad开发的人们。

注:
在twitter关注这本书的消息,可以用#CPDH标签来搜索,我们几个译者都会不定期的在twitter上面聊些书里面的有意思的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