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oad Original PagePrint PageEmail Page

时间不可管理

你想打开一扇门。可那门上有个锁头,锁住了。“如果能找到钥匙就好了”,你想。 可是钥匙在哪里呢?——反正不在那把锁上。既然锁上了,钥匙就一定不会插在那锁孔里。如果必须找钥匙的话,只能到其它地方去找……

“没时间了!”这个尴尬就好像是一把我们想要打开的锁头。可是,死盯着这把锁头是没有用的。

很少有人注意到“管理时间”抑或“时间管理”是虚假的概念,是干脆不可能的任务。时间不会听从任何人的管理。它只会自顾自地流逝。你不可能冲它大喊:“时间,你给我慢一点!”——它只会自顾自地流逝;你也不可能向它大叫:“时间,你给我快一点!”——它还是自顾自地流逝。时间不理任何人,它用它自己特有的速度流逝,不受任何外界影响……

——毫无疑问,我们无法管理时间。

钥匙在其它地方,反正不在锁上。尝试着从“管理时间”开始解决问题,最终注定是徒劳。尽管我们面临的尴尬是“没时间了”,可这尴尬从本质上来看跟时间的关系不是最大的。

没错,问题在我们自己身上。

你肯定听说过这个原则:

把任务分为“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再用“紧急的”和不紧急的”去区分同样的任务,然后挑“紧急的”而又“重要的”的任务去做……

很有道理。然而,实际操作的效果怎样呢?不好。为什么?因为你发现(或最终证明)你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区分重要的和不重要的,紧急的和不紧急的。所以,最终,尽管人家给你的方法是对的,可是你操作起来却得不到期望的结果。

没错,问题出在你身上。

我们无法管理时间。我们真正能够管理的,是我们自己。接受这样的现实,是一切重生的起点。

“时间不可管理”,是个简单的事实。然而,理解它、接受它,可不见得那么容易。因为,它并不见得是(甚至,几乎肯定不是)读者过往已经认同的观念。

人们很难接受与已有知识与经验相左的信息或观念。因为既有的知识与观念都是经过持有者反复筛选的。尽管很多知识观念只不过是被灌输的而已,但是,持有者对被灌输这一事实往往毫无察觉,或拒绝承认。因为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拥有一定判断能力。即便是对一些“想当然”的想法,人们也倾向于认为那是“思考过后的结论”。历史上,这种情况反复出现。比如,在葡萄牙航海家麦哲伦证明地球是圆的[] 之前,大多数人相信地球是平的,并且,把这种想当然得到的结论当作自己认真思考之后才能获得的知识。乃至于一旦被证明有误的那一瞬间,第一个念头不是“啊?原来是这样!”而是“扯淡!没那回事儿!”……

被灌输的观念,越是错的,越有惊人的繁殖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愈发地根深蒂固,最终,它能在不知不觉之间蒙蔽一个人,使其失去心智成长能力。有一个普遍而又惊人的例子:在我们国家,很多人相信没有生出儿子是女人的错——即便是在九年义务教育强制实施许多年之后的今天。中学生物课本里讲得很清楚:女性卵子里只有XX染色体,而男性精子里有XY染色体,所以,生出来的孩子是男是女,是男方决定的,与女方没关系。科学事实简单而又明了。然而,结果显而易见:不是每一个读过书的人都理解并接受这个简单的科学事实。

这本书主张“时间不可管理”,这使得书店在销售它的时候颇为尴尬。你说,这本书放在哪个类别里好呢?放在“时间管理”类别里,显然不合适——因为书的内容明明是“时间不可管理”。放在“成功励志”里呢?也不合适,因为书中有专门的一个章节批评庸俗成功学。有的网络书店为这本书专门开辟了一个类别,“个人成长”,该类别里只有一本书:《把时间当作朋友》。 有的书店最后干脆懒得操心了,就随便放一个地方——有读者来信告诉我他在“妇女之友”类别里看到这本书……当然,更多的书店想出了个很好的方法,干脆不分类了,反正畅销,就直接堆在书店门口……

南隐是日本明治时代著名的禅师。有一天,一位大学教授特地来向南隐问禅,南隐先生以茶水招待。他将茶水倒入这个访客的杯中……杯子已经满了,可南隐先生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继续往茶杯里倒茶……这位教授眼睁睁地看着茶水不停地溢出杯外,直到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终于喊道:“已经满 了,不要再倒了!”南隐先生这才开口,缓缓说道:“你的心就像这只杯子一样,里面装满了你自己的看法和主张,你不先把自己的杯子倒空,叫我如何对你说禅?”

分享到:
人人网 开心网 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豆瓣分享腾讯空间百度搜藏腾讯书签


Footn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