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oad Original PagePrint PageEmail Page

告别我的前半生 - robbin的自言自语 - ItEye技术网站

今天是我的35岁生日,很感谢部门的同事们为我精心准备了生日蛋糕和生日宴会。我事先没有想到大家会给我准备生日庆祝,还是有点点惊喜的。其实我的对公司和我管理的部门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我们成为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团队,可以做出来很多出色的成绩。

为什么我觉得35岁生日就告别了前半生呢? 因为在我的观念中,人到了70岁以后,生命就会变得无常,谁也说不好哪天就辞世了,我的母亲也是71岁过世的,所以能够真正把握自己生命也只有70年,对我来说,前半生已经过去了,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把握自己的后半生。

尽管今天过生日,但说实话这些天我心情是比较低落的,可是仔细想了一下,最近也没有什么特别不爽的事情发生。单纯从生活的角度来说,我没有什么生活压力,也不缺钱;从工作的角度来说,我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又身负好几个重担,颇有大展拳脚的空间,那为何如此郁闷呢?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对这个社会和人太失望导致的,特别是有几个事情让我印象很深刻:

一个是方舟子揭露唐骏的学历造假的事情,如此明目张胆而且被揭露出来的事实,唐骏先生仍然可以巧言令色这并不奇怪,令我诧异的是网络上面太多批评方舟子的所谓动机论和成败论,质疑方舟子嫉妒唐骏,认为唐骏成功了所以撒谎都无所谓了;还有一个是我提到百度K站的事情,n多百度工程师跳出来骂我,骂我到无所谓,可是动不动说我如何如何自以为是,有如何如何动机,就让我诧异了,有没有自己动手验证一下基本事实呢?这对工程师来说无非举手之劳;再有一个事情是我招聘的时候提到希望候选人有一些职业理想,不是单纯为钱打工,结果就有人上来骂我,说我不能以理想为理由就给人特别低的可怜工资。那么你又如何知道我给候选人工资是低的可怜的呢?如果真的是低的可怜,候选人会来吗?怎么一点起码的脑子都没有呢?还有就是日本地震以后的愤青言论,让人看了觉得很心寒;更不用说看到那么多挺卡扎菲的可笑言论了。

对现在的社会有太多失望,太多的人缺乏起码的独立思考能力,动不动就挥舞动机论,阴谋论,D多少年前就具有的光荣传统:不问是非,不分青红皂白,划清界限,给敌人定性,然后开始玩语言暴力,网络随地大小便,连起码的事情的逻辑和因果关系都不去想,有没有脑子啊?这样的社会,我看是没有多少民主的社会基础的,实在是对中国的前途不抱任何希望了。

说到工作,我来北京一段时间,其实感觉心理是有些疲惫的,说心里话就是不喜欢北京的互联网环境,这个环境不单单是浮躁,而是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越是大公司越没有道德底线,小公司也都是追着投资热点抄袭国外做产品,而电子商务网站都像暴发户,疯狂招人,疯狂砸广告。不像上海的公司,多少有些做事情的底线,小公司有创新性而非抄袭的也很多。

最近这半年,感觉目前的中国的社会状况在急剧恶化,整体的商业环境也在急转直下,互联网行业在投资泡沫的支撑下倒是一枝独秀,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创业非常活跃。不过我真的经常怀疑自己,换了是我现在开始创业,我都绝撑不过现在恶劣的创业大环境,最起码用人成本在飞速飙升,而且你根本招不到人,我们这样上百人规模的,在行业有一定知名度的公司招人都举步维艰,我就不知道这么多打了鸡血的创业者都是怎么办的?作为小公司的部门主管,我觉得自己现在的努力程度已经超过了自己创业的时期了,饶是如此,很多事情也未必能够做好,经常有心无力,所以很迷惑现在起步的创业者,要面临多大的挑战。

在未来的5年,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帮助公司真正做出来成功的产品,并且在商业上验证成功,自己得到回报,还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移民的身份,给自己一个真正的安全感。希望未来能够像neora同学那样,在国外养老,种种花,养养狗,写写代码,多么惬意的后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