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两天的晚上,我正在和一个朋友吃饭,接到了吴晓丹的电话,他告诉我华君病危了,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还有知觉,还很乐观。问我有什么想跟华君说的,我当时已经无言,晓丹就说,等我想起了什么随时告诉他就是了。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今天看到了华君夫人的微博,才知道,今天中午11:35,他去了。我本想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简单的说了句“FIT的作者离开我们了,还没看到盗版问题在这个国家得到解决……”,转发了那条微博,然后继续写自己的代码,不时的刷刷微博,看看大家对华君说什么。

我从没见过华君,上次去深圳的时候,曾想干脆顺便去趟广州吧,想见见他还有其他的几个朋友,但是当时一懒,就错过了这一生见他一面的最后机会。

知道他是从用FIT开始的,那时候,我刚刚买了Mac,Mac的官方输入法太难用,FIT是当时口碑最好的,也几乎是唯一可以找到的第三方输入法。后来,我开始做iOS开发,华君和晓丹的公司也做iOS开发。后来,我在微博、华君和晓丹也在微博。

再后来,发现我和华君在盗版问题上颇为合拍。技术圈子里面的大牛里,象我一样还把盗版当回事儿的不多,很多人可能当年也曾在乎,但是后来倦了,后来厌了,甚至有些后来干脆自己做起了更厉害的盗版。就算是坚持自己不盗版的人,看到别人说盗版的时候,多半就会觉得你怎么那么幼稚呢?连谈的兴趣都没有。

华君跟我比较像,还觉得盗版是应该被谴责的,至少是不应该简单的被忽视的。

再后来,在公司里跟晓丹见过一面,好好聊了聊,才知道华君得了癌症,索性当时基本控制住了,平时其实也就是可以上上网,太累的事情做不得了,公司管的也少多了。当时,我就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癌症啊,我看他的微博从来没发现这点。看起来,他比大多数人都乐观,都快乐,都活泼。更不用说,象我这种,每天除了负能量,都不知道说什么的人了。

我无法理解华君的乐观。我自己得了糖尿病以后,世界就已经跟崩塌了一样,甚至不想去医院,不想去检查血糖,唯一坚持的就是吃药。天天都在想,有一天我会死吧,会死在30多岁吧。我常常感觉自己多半活不到这个国家民主自由、活不到自己移民美国、活不到盗版问题得到解决、活不到糖尿病被攻克。

最近无力感经常占据我全部的心灵,虽然我还在写代码、在学习、在抗争、在呼喊,但是每次不管我怎么做,我扩大了一点点光明,却发现自己陷入了更大的黑暗的包围。

然后,就到了今天,头两天我不知道跟华君说话,今天我仍旧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陷入了比我更大危机,但是比我乐观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不想欺骗任何人,我不想骗华君说,一切会好,我很有信心。我不知道怎么去坚强。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我不会乐观。我连强迫自己每天早睡都做不到。刚才写完了今天要写的代码,我穿好衣服走出门去,在寒冷的风里,走了几十分钟,仍旧没有什么答案,甚至没有什么感想。微博上有很多人在感念华君,有人在为华君鸣不平,但是我丝毫感觉不到温馨,我就一个感觉,真TMD的不公平,凭什么。这世界、华君和我都病了,我看不到任何希望,看不到。我时常想如果这个世界末日是真的该有多好,我倦了,我烦了,我早就厌了,但是我不甘,凭什么。

对不起晓丹和华君的夫人,我真的不会说好话,我已经废了,只有负能量,对不起华君,如果你走之前希望我跟你说点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