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北上广

2015-05-31 余晟以为 余晟以为

“逃离北上广”似乎是永远讨论不完的话题。身为在北上广长期生活过(均2年以上)的人,我想谈的倒不是“逃离北上广”,因为“北上广”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当然,饮食、房价等等话题已经有广泛讨论,就不多说了。以下我举自己印象深刻的几个细节,如果你正考虑去其中的某个城市居住,没准我的体验可以作为参考。

要说明的是,因为时间和样本的问题,我无法保证这些例子的代表性,只反映我的个人经历

招人

在北京招人,很多人看重的是工作有没有意思,刺激不刺激,是否能够“改变世界”。哪怕刚毕业的小孩,也可以跟你畅谈产业格局、世界形势、科技浪潮。薪水暂时低一点无所谓,因为未来有大把想象空间。

在上海招人,工作本身没那么重要,或许因为职业化程度很高,不同的职位差别不那么大。很多人看重的是职位的“体面”,开玩笑说,哪怕只是在沃尔玛做保洁,也乐于宣称自己供职于“世界五百强”。薪水或许没那么重要,但是上班的着装,休闲时的安排,都是有讲究的。

在广州招人,工作、公司、行业等等似乎都不重要了。我经常面对的情况是,招聘时费尽口舌介绍了一大通,最后问对方有什么问题,答案只有一个:你们给多少钱?而且似乎人人都可以很直接地谈薪水,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

租房

在北京,房东大叔来收租的时候说:几百块钱的小事算了。既然你租了这房子,我是这房东,咱们就算有缘分,一两百块钱的小事就算在我头上。以后不租了,咱们还是朋友,对吧?(不过退租之后我没有联系过任何一个房东)

在上海,房东阿姨每次来收租的时候,都要带所有的票据,还有纸和计算器。之前她已经在纸上把所有的杂费都列出来,标明总计多少钱,然后还会当面用计算器一遍,强调说“最后谁承担多一点,谁承担少一点,可以无所谓,但账一定要算清楚,不然谁稀里糊涂占了便宜,都不好”。

在广州,有一次房东阿爷来收租,说我问他这次怎么来得这么着急,他说:“现在女人怎么都这么厉害,我老婆就是啊,很着急就催我过来啦,我也没有办法啊……”

买房

在北京,年轻人恋爱时无房很普遍,到要结婚了,两家凑一凑,共同买套婚房,似乎是通行的规矩。

在上海,很多人会把“有房”当成谈恋爱的前提条件。我有个同事去驾校,教练看他不错想给他介绍女孩子,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在上海有房吗?”

在广州,我见到很多人在结婚之后仍然租房住,似乎双方都没有介意。问想不想买房,答案是想,但是“现在就是买不起啊”。

装宽带

在上海装宽带,营业员办事都很麻利,把合同打印出来,用圆珠笔圈出真正需要你关心的部分,告诉你可以仔细看看,看完之后再签字。态度热情,但是是职业训练的热情,除了业务,不会谈其它,以高效满意地完成合同为全部目的。

在广州装宽带,早上9点营业厅开始营业,8点55,营业员骑着自行车过来,一边不慌不忙地做开业之前的准备,一边跟我聊天:你是新搬来我们这里的吗?感觉怎么样啊?适应不适应……

在北京装宽带,早年间合同是用扔的,后来逐渐也确定了标准服务流程和服务用语,只是背后经常传出一股机械或冷漠。如果你多看几眼,没准身后就会传来不小的抗议声:“前面请快一点。嗯,就那位看合同的,说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