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辉事件,我要顶风为“匿名攻击者”说句话

2016-08-28 张七 张慧聪bukn 张慧聪bukn

张七按鉴于本公号一直以文艺内容为主,今天突然发个“圈内”文章,本公号的订阅读者可能会有点奇怪,既然如此便自我介绍一下,张七本职程序员,爱写小说。原事件请点击阅读原文,行业外的朋友可以对互联网江湖窥见一斑。以下正文。


热点的好处在于为大家提供了一个讨论的机会,有明确的中心,因而不容易飞得太远,大家能够围绕着这个中心,交流信息,交流思考,交流聪明,也交流愚蠢。看到现在为止,那篇黑冯大辉的文章(暂且这么说)无一例外地被称作“匿名人身攻击”,当然,发言者也多是冯大辉的(广义)朋友,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从业多年,非常资深,非常牛,或者简单点说,“非常贵”。那么作为一个道行不深,价钱便宜的小角色,我很想从我这个级别从业者的角度,谈谈上下级之间的误解和沟通问题,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我的看法是:那并不是一个用心险恶的人身攻击贴子,一个一线员工完全有可能写那样一个贴子,即使它里面充满了错怪和冤枉。如果你不认可这个看法,估且以“最大的善意”来假定一下,假定它并不是具有“政治”目的的攻击和抹黑,而仅仅是员工对离职领导的吐槽,且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冯大辉对攻击文进行了逐条回应,对比着读,让我想起两个月前那位四川达州渠县中学跳河自杀的高考少年,他的遗书中充满了对父母的怨恨,而父母对遗书的看法则是:他怎么看不到我们的好?


首先需要提醒,谁写吐槽文的时候会先写这个人的一堆优点,然后再说“可是这位同志还是有不足之处滴”?恐怕只有我党内部开批评与自我批评会时才会那么写吧。吐槽必定是情绪发懈,那是积累了很久的怨气,一股脑倾泄而出。有文章说看“攻击文”想起一群人边喝啤酒边八卦,没错啊,这不就是吐槽么?


吐槽是因为有怨气,而怨气的起点可能非常的不起眼。那位自杀的少年对小时候父亲的一个巴掌记忆犹新,而其父母早就忘了,他们惊讶“他居然这么记仇”,于是又惊异“他怎么不记得我们的好?”


吐槽充满情绪,是没有客观性可言的,可这不代表不真诚。在一个微小的起点建立起负评价的开始之后,接着便是“选择性失明”,正面被无视,负面被放大。我们注意,吐槽文都指向非常具体的事,比如发微博,比如首席科学家事件,比如邮件挑错别字。邮件挑错别字在有性格的年轻程序员那里,引起反感是很正常的,因为它暗示着管理者避重就轻、指手画脚,从而暗示着一个外行在领导内行。一但反感建立,那么对于“好”便会视而不见,而“坏”则会细心收集并放大。


一个核心矛盾在于,吐槽文对CTO职位的理解与冯大辉的实践相去甚远。我想说,作为程序员,崇尚编程能力是非常正常、也非常正当的,崇尚少说多做也一样,所谓talk is cheap, show me your code,面对一个发大量微博(always talking)却不写代码(but never coding),也不做code review的tech leader,年轻一线程序员的本能反应难道不就应该是“水货”、“混子”、“外行”吗?盖住冯大辉的名字,盖住CTO这个职位,单说一个tech leader不写代码也不懂写代码,不做code review,每天发大量微博,写大量公号文,和很多人吵架,这不令人生疑吗?


简单点说,你不拿出点看得见的东西,能镇得住人吗?这里引出本文想说的第一个点:不写代码,也“不懂写代码”的昂贵tech leader如何能让便宜的写代码的一线程序员服气,这是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旦有了不服这个基调,后面的事就是为“水货”找证据了,这和为老婆/老公出轨找证据是一回事,你认定TA出轨,TA做什么事都像是出轨。下属看不上上司的做事方式,肯定就无法理解他的价值,于是就无法信任他的决策,无法信任他招来的人。和刚才说的一样,他犯的错误会被无限放大,而他的贡献则会被视而不见。


对比吐槽文和冯大辉的逐条回应,多次出现这种情况:吐槽文说“不作为”,而冯大辉则回应“我做了只是你不知道”(类似的是吐槽文说“你错了”,冯则说“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从我的角度来看,这简直就是下属误解领导的教科书。一条一条仔细看,可以明白上下的信息不对称到了多么夸张的程度。这也是我写本文的核心目的,劝各位“非常贵”的leader仔细看看,你的下属很可能就是这么看你的。


后来爆发的“科学家”事件,在一个收集差评证据的不服下属眼里,自然成为最为有力的铁证,一线程序员被大领导找来的不称职上司折磨,后来又背黑锅,换哪个一线员工不恼火?这又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典型事件,简直为证据链扣上了关键一环。


为什么吐槽文这么像人身攻击?这么像颇具“文字功力”的构陷?因为这就是一个一线员工在“水货”这个起始评价的基础上一环一环收集缺点证据链,最后所形成的完整形象,情人眼里出西施,仇人眼里出东施,不就这么回事吗?所谓的“文字功力”,谁吐槽起上司来不是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啊?有这么多意见,试问一个一线员工,平时能有渠道公开说吗?敢说吗?难道上司离职不是最好的吐槽时机吗?难道这么严重的指控不可以匿名自保吗?一线程序员很便宜,容易被替换,并不是像冯大辉和他的大牛朋友们那么好找工作的,不匿名,他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于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对上司有意见,如何提供表达通道?积怨如何早早释放?如何将公司政治控制在合理的程度?如何早早沟通好?且不说对抗心理产生的内耗和低效,一线程序员肯定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首席科学家”的问题,那么为何没能及时反馈到CTO那里,而非要在损失造成之后才狼狈收场?做事的一线程序员心里不会憋着一股气?在不服的基调下,这样一件事足以让一线员工完全对CTO失去信任。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个误会仅仅发生在CTO和下属之间吗?或者问个最关键的问题,冯大辉的贡献真的在丁香园的老板们那里得到认可了吗?如果充分认可,为什么要卡冯大辉的约定利益?是有具体的困难还是在耍流氓?如果是耍流氓,冯大辉如何走眼看上了这么一个公司?所以回到前面的问题:误会仅仅发生在CTO和下属之间吗?想起来觉得幸运,我在有第一个小弟的时候就谨记了一位前辈的教导:要给下属发周报(虽然真正实践是后来的事)。


强调一下,本文的重点是误解与沟通,而这也是我一直关注的问题。就这个吐槽文展现的程度,其实与很多父母子女之间的误会、隔膜,根本没法比。补充说明一下,我是由冯大辉开始知道、关注、了解、信任丁香园,我告诉母亲,但凡医学上遇到一些不明不白的说法,以丁香医生文章中的结论为准。最后我想引用范爷的广告词作为结尾:经得起多少赞美,就担得起多少诋毁,可还是担不起期权不兑。还是祝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