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语言——表白爱意的十亿种科幻方式

2016-09-21 犬桑 不存在 不存在

昨晚,《权力的游戏》不负众望捧回多座艾美奖杯,其中除了导演和编剧的运筹帷幄,我们也别忘了在片场苦学人工语言的演员。

演戏那么累,为何还要背瓦雷利亚语发音表?因为语言帮作家构建起完整的虚拟文化,比如,克林贡人连示爱都带有杀气,多斯拉克人用“你骑了吗”而不是“你吃了吗”打招呼。过去荧幕上外星族人叽里咕噜胡乱哼哼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这次,我们请来未来局星际交流处的出色翻译官犬桑,从源头分析科幻作品中的语言再造。这是全宇宙唯一一本《平行世界语言学通论》,珍贵程度堪比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请各位小心拿好,遗失不补。

Language Paper Bird - Thaumatrope


Oel ngati gameie! 

还记得么?这是《阿凡达》中纳威人相互问候时说的那句“我看见了你”。那种明快温柔的声音,和纳威人的深眸一道,打动了无数的观众。而他们所说正是纳威语。它可不是什么演员或编剧的胡言乱语,和我们熟悉的克林贡语、精灵语等等一样,他们都是专门为作品中的民族和角色认真创造出来的人工语言(constructed languages,简称conlangs)。


Oel ngati gameie! (电影《阿凡达》)

在一部优秀的幻想题材作品中,各种设定都可以贴切地安排好,仿佛一切本来该如此。而这些设定中,语言无疑显得格外引人瞩目。在现实世界中,对于一个族群而言,语言不仅是交流沟通的工具,还是身份认同的标签和文化传承的载体。对于幻想题材中的角色而言同样如此,在观众看来,这些异乡的方音不但不会平添疏离,反而让人觉得更加真实可信。

从J·R·R·托尔金的《魔戒》开始,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开始愿意额外付出大量的心血,为作品中的民族和角色们设计与之相衬的人工语言。当一种来自另一个时空的陌生语言在耳边响起,一个角色在这一刻从抽象的名词中苏醒,与之相关的一切情感与体验都会变得丰满和动人。而这些人工语言本身,也是创作者才华和情感的结晶,包含了许多值得细细品味的内容。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幻想题材作品中的人工语言。

话说回来,“人工语言”这个词本身其实翻译得有些不太贴切;毕竟几乎所有的语言学家都相信,没有哪种语言(哪怕是所谓的“自然语言”!)不是“人工”创造出来的。不过,和现实世界的其他语言相比,人工语言通常是一两个人短期努力的结果,并不会经历其他人类语言那种自然而漫长的演化过程,而人工语言这个说法也就这样广为流传了。

实际上,对于语言创造的探索并不是现代人突发奇想得来的新鲜事物,柏拉图在《克拉底鲁篇》(Κρατύλος)中就记载了两千四百多年前赫莫根尼(Ἑρμογένης)与苏格拉底的一次关于语言与其所指代的事物间关系的争论,这常常被认为是关于人为进行语言创造的最早的思考。


关于人造语言的思考始自两千多年前(图:苏格拉底之死)

第一个在世界上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工语言是1879年由德国神父马丁·施莱尔(Martin Schleyer)发表的沃拉普克语(Volapük)。施莱尔说他感到了上帝的呼召,要创造一种全人类通用的统一语言。不过沃拉普克语的影响力很快被1887年波兰眼科医生柴门霍夫(L. L. Zamenhof)发表的世界语(Esperanto)所取代。时至今日,世界语还是全世界最成功的人工语言,其熟练使用者的总人数达到了数百万。


1906年第二次世界语大会宣传海报(图源:esperantodocumentary.com)

现代的人工语者(常自称为conlanger)一般按照创制目的把人工语言分为三类。

第一类叫辅助语言(auxiliary languages,简称auxlangs),创制的目的一般是为了推广成为不同语言使用者之间交流的工具,沃拉普克语和世界语都是这一类型。

第二类叫做工程语言(engineer languages,简称engelangs),主要是出于实验目的,由语言学家、哲学家或者程序员创作的,其中就包括以“消除歧义”而著称的逻辑语(Lojban)。 

第三类叫做艺术语言(artistic languages,简称artlangs),主要出现在各类科幻和奇幻题材的小说、电影或游戏中,用以增强情节的深度和内容的真实感。除了一开始提到的《阿凡达》中的Na’vi“纳威语”、《星际迷航》中的Klingon“克林贡语”、《魔戒》系列中的中土诸语(Quenya“昆雅语”、Sindarin“辛达林语”、Khuzdul“矮人语”、Black Speech“黑暗语”等等)之外,比较出名的还有《冰与火之歌》中的Dothraki“多斯拉克语”和Valyrian“瓦雷利亚语”、《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中的Atlantean“亚特兰蒂斯语”等等。 

昆雅语和辛达林语教材

《魔戒》中莫里亚矿坑入口,都林之门门楣上的辛达林语(图源:Alan Steward)


多斯拉克语字母表(图源:Jason Hyde)

除了上面这种分类方法,人们通常还会把人工语言分成先创(A priori)语言和非先创(A posteriori)语言两种。所谓先创,是指这种人工语言在词汇或语法等某些语言特征上是以业已存在的自然语言作为基础的;而非先创则相反,相应的语言特征完全由创作者自行设定。 

实际上,这两类之间的界限并不清晰,一种人工语言可能同时包含先创和非先创的特点,比如,语法参照某种自然语言,而词汇则全部凭空捏造。一般来讲,前面提到的辅助语言和工程语言由于在创制之初就是本着实用的目的,所以基本上以先创语言为主,倾向于词源可循、形态简洁、鲜有例外;而第三种,则大都是非先创语言。

和前两种相反,艺术语言的词汇一般与现实世界没有关联,而且虽然也是人工专门设计而成,但常常会不同程度地模拟自然语言的特点,尤其是各种词形上不规则的变化、语法上例外的规则以及习惯用语和俗语等等,尽可能地增加真实感。

一般情况下,当新词越来越多,语法越来越完善,一门人工语言的框架就已经完成,可以逐渐应用起来了。不过语言创作者们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还要为这门语添加上一些“彩蛋”,比如寒暄用语和日常的表达、常用的固定搭配、历法、计数和计时的方式、俗语和谚语,乃至不同的语体(style,书面或口头)和语域(register,军人用语或者贵族用语)差异等等。这些都是语言中最生动鲜活的部分,也是创作起来最难、最费心思的部分。而在幻想作品中,一门成功的人工语言,恰恰能够通过这些内容,把对应民族的文化背景或是角色的性格特点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作为地球人我们恐怕很难赞同克林贡人表达爱意的方式——“我不恨你”,同时,他们聊天时的其他特点也会让人觉得粗鲁,比如从来不说“谢谢”,比如相互寒暄时问nuqneH“你想要什么”等等,这些特点其实都是创作者精心设计的“彩蛋”。 

同时,克林贡语的词汇库中还有很多无法翻译的“詈语”,即骂人的话:QI’yaH、Qu’vatlh、toDSaH、ghay’cha’、Hu’tegh……简直不计其数。在克林贡人看来,詈语的应用简直是一种艺术!而如果你熟悉《星际迷航》的话你就一定能体会到,这种傲慢的做派,伴随着刺耳的嗓音,和这个遥远的地外民族实在是太相称了。

在克林贡语中,称对方额头很平就是最具侮辱性的语言(图源:fashionablygeek.com)

说到寒暄,纳威人用极具民族色彩的“我看见了你”来互致问候,而在《冰与火之歌》中,多斯拉克人见面时则通常会说“你骑得好么”(Hash yer dothrae chek asshekh?)。这样一句问候,立刻勾勒出这个马背上的战斗种族最重要的生活方式。 

同样是在这部小说中,当无面者用高等瓦雷利亚语相互致意的时候,说的却是“凡人皆有一死”(Valar morghūlis)和“凡人皆需侍奉”(Valar dohaeris)。不难想象,无面者们的神秘气息,以及千面之神冷峻“恩赐”的压迫感简直呼之欲出。


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需侍奉(《权力的游戏》截图)

对了,纳威语的计数方式还是八进制——因为纳威人双手一共八根手指!这种埋在语言中的“彩蛋”总是能够为作品的粉丝们带来无限的惊喜。

由于人工语言在各种幻想作品中出色的应用,这些语言本身也得到了幻想作品粉丝们的热烈追捧。长期以来,以昆雅语和辛达林语为代表的中土世界诸语一直就是托尔金迷们热衷学习和传播的内容。随着信息时代的兴起,粉丝们更是将科幻作品中人工语言的影响力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反过来,在这种互动中,这些人工语言也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

当马克·奥克兰在1984年首次发布克林贡语时,一共只有约1500个单词;而今天,klingonska.org上的在线克林贡词典应收录了含词缀在内的将近3000个词条。在《阿凡达》上映的2009年,纳威语的词汇数量只有1000个上下,到2011年时就已经超过了2200个。多斯拉克语在2009年发布,到2012年时词汇量就达到了将近3200个,而瓦雷利亚语从2102年发布至今词汇量也已经超过了1000。

这些人工语言都是短短数年间,就积累了巨大的人气,成为了这些作品本身不可分割和替换的重要组成部分。不难想象,在今后,人工语言在幻想类作品中的应用应会更加普遍、完备和多样,并逐渐成为幻想题材设定中不可缺少的内容。

本文参考文献:


A Quenya Course v. 1.05, Thorsten Renk, 2004.
Na’vi - English Dictionary v. 13.292, Mark Miller, 2016.
The Dialogues of Plato,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with Analyses and Introductions, B. Jowett, 1892.
The Klingon Dictionary (with the addendum), Marc Okrand, 2009.
The Language Construction Kit, Mark Rosenfelder, 2010.
克林贡人的爱意,Cosmodox,《新闻晨报》,2014。

Constructed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structed_language
Dothraki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othraki_language
Esperant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speranto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tional_Phonetic_Alphabet
Khuzdul - the secret tongue of the Dwarves
http://folk.uib.no/hnohf/khuzdul.htm
Klingon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lingon_language
Klingon Pocket Dictionary
http://klingonska.org/dict/
Languages constructed by J. R. R. Tolkie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nguages_constructed_by_J._R._R._Tolkien
Language Creation Society
http://conlang.org
Linguistic typolog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nguistic_typology
Namárië
http://folk.uib.no/hnohf/namarie.htm
Na'vi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27vi_language
Orkish and the Black Speech - base language for base purposes
http://folk.uib.no/hnohf/orkish.htm
Queny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Quenya
Tongues of Ice and Fire Wiki
http://wiki.dothraki.org/Main_Page
Valyrian languag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alyrian_languages
Volapü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olap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