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的独立阅读者(一):内心的小声音

2016-08-27 刘未鹏 思维改变生活 思维改变生活

我是一个热爱阅读的人,不管是进入什么领域,精读和细读都是我会首先做的事情,从06年开始写博客(http://mindhacks.cn)直到现在,我把大部分业余时间花在了泛心理学领域(认知科学、神经科学、社会心理学、亲子关系、心理咨询,等等),阅读了巨量的文本。

但比阅读更重要的,其实是阅读中的思考,带着脑和心去阅读,我把这个称为「独立阅读」。

在独立阅读中,我们对知识进行再次的深度加工,和自己既有的知识&经验体系去对照、印证,去碰撞,去对比,去分辨,然后破立、融合、存疑、延展、细化。经过了这样一个过程的阅读,看起来我们是阅读一篇文章,但其实我们代入了自己整个身心、思维、切身经验中的第一手素材。

在这样的阅读中,一篇文本可能会帮助纠正我们知识体系中有问题的结论或预设,可能会为我们已经相对确立的结论提供更深刻的佐证,可能会帮助弥补我们知识体系中的短板,可能帮助我们去进一步反思我们的知识体系中那些含糊、泛而泛之的初步结论,可能打开了另外一条新的知识分支。

而另一方面,即便是文章本身看上去毫无逻辑,观点极端,论证偏颇,结构松散,也未必就对我们的思维成长没有益处,因为一篇文章并不是一个整体,如果打散了看,可能它在某一句话上提出了一个你从未去关注的视角,在某个极端上述说了一个你从未设想过的体验,在某一个论证上掰开了你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隐含节点,甚至某个(你认为是)谬论激发了你去整理和疏离自己既有的知识体系去进行反驳,这些对我们的思维和心智的成长都是善莫大焉的。

因此,我喜欢看论证严谨,立论端正的科学类文章,但同样也很喜欢看论证松散、经验主义、论点奇峰的文章。因为对我来说,真正没有太大意义的噪音不是这些,而是那些人云亦云,一知半解,浅尝则止的文本。

在「独立阅读」中,我们的思维才得以真正的成长,而不是成为他人的声音的跑马场,东边说打雷西边说下雨,无所适从。

「独立阅读」刚开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因为我们在阅读的时候会无意识的过滤掉不符合我们既有的知识和心智结构的知识,会无意识的以我们情感所钟意的方向去对事实和观点进行「再解释」,对不合我们立场、预期和情感诉求的文本弃之如敝履,对合我们立场、预期和情感诉求的文本则不假细究其论证过程。

常常,我们看上去在阅读思考,然而内心的情感探照灯其实只是在字里行间寻找认同感,寻找评判中的自尊加持,寻找(只)吻合自己期许、令自己心安的断言结论。当我们内在的视线因为这样的心理诉求而聚焦在文章中的结论性语句上时,文中的逻辑、视角、材料便都成为了一片模糊的光点。

所以说,独立思考也是独立阅读的前提。而独立思考,更多是一种人格,不是一门技术,思考其实人人都会一些,但独立,则需要敢于在汹涌的外部声音中站定,并仍然听得到内心的小声音。敢于在逻辑、事实、观点冲突的湍流中抚摸逻辑链中最微妙的环节,品咂思维和情感的纹路,逆流而上,在因果链的最深处寻找幽暗但无可置疑的光亮。并敢于对各种信息保持开放的心智,而不是急于寻找安全的高地。这样的阅读和学习,就超出了对错和评价,也超出了文章本身的价值。

但独立思考并不是充分条件,缺乏材料、知识、和经验的思考常常会成为空泛的无源之水,在阅读之外的调查、实践、观察功夫也是独立阅读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成分。

缺乏独立精神的阅读,其实很多时候,和看电视是没有太大区别的,我们的指尖划过屏幕,文字一行行流淌过我们的大脑,正如一帧帧画面,而内心的固着的东西仍然固着,无视的东西依然无视,模糊的东西依然模糊,经验和知识之间的鸿沟仍然长存,于是再好的文章,也是道理穿肠过,执念心头坐。稍微好一点的,则也常常是留脑不留心,因为缺乏深度介入的阅读,只不过是符号记忆,并没有和内心的深层结构整合,一到临事,还是原来的一套自动模式。

那这么痛苦和复杂的阅读,有必要吗?如果你的阅读的目的只是消遣,而不是希望令自己的思维变得更丰富、清澈、灵活和成熟的话,那么的确没有必要。如果阅读的目的,是为了成长,那么,

没有什么路是躺着走出来的。

况且,在这个信息时代,也实在避无可避,如果不想脑袋成为跑马场,还是需要自带技能。

愿我们都成为信息时代的独立阅读者。


以下附独立阅读一则,因为最近阅读的亲子类文章比较多,所以就顺手摘过来了,来自书华的公号,「书华工作室」,原文链接点文末「阅读更多」。我大概在09年的时候就在李跃儿论坛上看过书华的帖子了,是很有想法,经验和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她的公号我也是常看的,常有启发。也推荐你订阅。

但不管阅读什么文章,包括我的,请都不要照方抓药,带着独立阅读精神去阅读。


以下是书华的文章:

妈妈陪姑娘,逛街买衣服。挑到两件裙子,小姑娘都很喜欢,拿不定主意,需要妈妈给建议。妈妈领着孩子在镜子前面仔细端详,“宝贝儿,妈妈觉得你选的这两条裙子,都非常好看。”

“这一条蓝色的,你穿在身上,它的颜色衬着你的脸和皮肤特别美。”

“那一条,它的花样非常美,它自己很好看。”

妈妈搂着孩子的肩膀,看着孩子的眼睛,“宝贝儿,我们讨论过,衣服、饰品,最重要的是要让穿衣服的人变得更好看,而不只是为了衣服本身好看,对吧?”小朋友点头。“妈妈的建议是第一条裙子。不过,你自己来做决定。”

“嗯,我也这么想,那就选这一条。”小朋友高高兴兴地选定了。

这个故事里,有很多教育的细节可以讨论。比如说,尊重,比如说,审美,比如说,一点一滴的渗透。但是对我来说,触动最大的,是那个场景,那种空气中间可以嗅得到的亲密与温馨。母女两人,全然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时间。妈妈的心思都在孩子这里,专注在孩子的需要,一点点把自己的智慧揉在建议里,说给孩子听。这一刻,不被外界打扰,也不被敷衍,专心致志地在一起。

陪伴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一条裙子,而是为了这一刻让孩子高兴。不管这一刻是在做什么,挑选衣服,练习钢琴,看一本书,讨论一只小猫,妈妈慢慢听孩子说,慢慢对孩子讲,一点都不着急。时间慢慢地流过去。这种陪伴的质量,该有多高。孩子该有多满足。

我们的生活里一定要有一些时光,是对孩子专心致志地陪伴,纯粹地站在他/她的角度,认真地对待他/她的事务。不算时间,不算回报,不算结果。只问孩子的需求和感受。扎扎实实,妥妥贴贴,这样的关注,会让人心里特别满。

而且,我们的生活绝大多数都是小事构成的。父母几乎等不到那样的金牌时刻,使劲一下子,就能在孩子心中光芒耀眼,形象高大。亲子之间的亲密关系,父母在孩子心中的模样,都是一件件小事一片片时光织成的。专心地对待,把一片片时光攒在手里,累加起来就是了不起的宝藏。


以下是我的思考,以观点和视角为主,并没有太多的论证材料,也请带着独立阅读精神阅读,用自己的知识、和切身经验,去印证或反驳我的观点和视角,不管是赞同的,还是反对的,还是有意思的生活案例,都欢迎发给我,虽然目前没有文章下评论功能,但公号本身可接受留言,我会整理出来后续分享给大家,就像上一篇文章中的留言一样,有印证的,有反对的,有质疑的。

欢迎在后台留言给我,也欢迎来「孩子和我们自己」微信群叨叨,咱们微信群的价值观是「撕考」,聚集了一大群平等独立,不怕对人摔碗也不怕被摔碗的朋友,部分名单列表见文末,更详细的历史和介绍参见我的微博:http://weibo.com/pongba,想必能够满足你的「撕欲」。

注:以下的思考,固然是对书华的文章的反思,但同时也是引申意义上的,例如当我说「过早引入的外部声音干涉和替代」,我并不是在暗示书华是这样的,从书华的文章并不能得出任何的结论,因为生活不是由一个点构成的。另外,更重要的是,对文章的作者本人去下判断甚至评判,从来都不是我阅读的目的,也不是阅读的核心价值所在,文章只是入口,思考过程本身才是价值。而因为单篇文章去固化对作者的认识(正面或负面)进而屏蔽或接受作者其他文章的所有观点,这也是我不会去做的。所以虽然我不赞同书华这篇特定文章中的做法,我仍然是推荐关注书华的。就像多年前我在微博上对李跃儿的一个「温柔和坚定」的做法大表不满,但仍然一直订阅、推荐并关注着李跃儿作为一个一线践行者和独立思考者的书和文章并一再从中得到启发和思考,我想如果不是离开了北京,我的孩子也许现在正在李跃儿的幼儿园呢。

书华的做法固然是温和和尊重的,但是我仍然认为,不管我们的价值观多正,我们的态度多温柔尊重,我们的道理多么无可辩驳,对于孩子而言这仍然都是来自外部的权威的判断和逻辑,越有道理和说服力,越来自孩子所信任、觉得有能力的人,那么越是容易盖住孩子自己内心的微妙的小声音。「我会建议选第一条,但决定仍然在你」,「我们讨论过,最重要的是要让穿衣服的人变得更好看,而不只是为了衣服本身好看」,「这一条蓝色的,你穿在身上,它的颜色衬着你的脸和皮肤特别美」。「那一条,它的花样非常美,它自己很好看」,如果我是孩子,也许我会觉得「妈妈说得好有道理,妈妈总是对的。恩… 我刚才内心纠结什么来着?」孩子内心似乎是不纠结了,情绪被缓解了,但我认为,长远来看这其实并不是好事。

当然,人的心智不是一件两件事情造就的,也不是十件八件事造就的,但如果,假设,倘若这个过程成了惯例,成了模式,被重复许多许多次,尤其是,当孩子一遇到内心的纠结困难的时候立即去提供缓解,那么孩子就会慢慢的形成遇到困难纠结第一反应向外部寻找真理和价值观参照系的条件反射,而不再去在两难的困境中细辨内心感受,整合内外信息,慢慢去发展和形成自己的思维判断力。

另外,我觉得每个孩子,最初在做选择的时候都是果断而发自本心的,这样的果断,就是孩子的「独立精神」。被过早引入的外部声音干涉和替代的孩子,则慢慢就不对自己内心的声音那么信任了,也缺失了一些分辨自己内心声音的机会去成长,所以结果慢慢就从「求助」变成了「只能求助」。

我们现在的确有很多人知道需要培养孩子独立思考,但是独立思考除了思维技术之外,还要有人格中的「胆量」,即当自己的直觉、感受,思考和外部参照不一致的时候,能够勇于面对自己的内心,尤其是内心的自尊、焦虑、恐惧,迟疑等我们下意识希望回避的痛苦,在内外不一中持续深入去寻找真相。再多的思考技术,如果胆量不够,不敢把目光投向一些困难的角落,那么只是避重就轻的耍了一个花架子。

而对自己内心小声音的信任和胆量,就是从小在绝对私域中的思考、感受、决策、体验不被过多的干涉而建立起来的。无数次的独立体验,如同海浪冲击沙滩,坚硬的礁石会慢慢显露,孩子的自我意识、价值和效能感也会渐渐清晰。

从一个极端的角度来说,我们每向孩子提供一个观念、逻辑、判断、价值,也就同时剥夺了孩子从自己的经验、阅历、思考中去产生这个观念、逻辑、判断、价值的机会(当然,机会还会再有,生活中机会很多)。虽然生活没有这么极端,我也并不会什么话都不对孩子说,但是我会对孩子的私域保持默认的不干涉态度,并着眼于提供她能够自己习得这个世界的规则和逻辑的「土壤」(例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孩子绝大多数时候可以通过和同侪和混龄玩伴的千万次交互中自然领悟和内化,并不需要父母的教育)。

让他们能够生长出自己的思考、调研和判断力,自己对抗或吸收外部的信息或噪音,才是长远的。我认为孩子在各个阶段都有能力去建立自己的心智体系。我们只需要提供一个丰富的大环境,和一些非常重要的「核心信念和方法」(渔,而不是鱼)即可。例如我自己,从小到大,我爸基本上只向我传输过两个核心信念,就是「多想想为什么」和「遇到问题弄不明白,就去找书」。

写完才发现,这篇例文阅读,恰恰跟(孩子的)独立精神相关 :)


「孩子和我们自己」1号行星群的部分成员:

@陈忻-儿童心理(康涅狄格),@刘建鸿-积极教养(厦门),@萌祺骏妈妈(伦敦),@全家都是厨子(巴黎),@和孩子一起玩吧(上海),@自如Sensei(上海),@动机在杭州,@游戏力,@小土大橙子(休斯顿),@惠施_在路上,@覃山学校(张家界),@薛家事儿妈(上海),@彭顼昕(长沙),@出版人周筠(武汉),@小捷小婕(圣何塞),@elvita,@翅膀妈(厦门),@萌芽研究所BUD(香港),@刘昭Shinebulan_关怀与实现(北京),@EC育儿日记(上海),@0597笛桃(加州),@*温暖记录者(树妈马瑞),@客官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Zack西西爸(#Zack西西爸),@gxfreya(北京),@解慧超(俄勒冈),@崇巍(公号:科学谈判|香港),@AB摩羯Tony,@锟儿他娘_熊究究(*奇异国|新西兰),@小花花99(瑞士),@坏脾气的婵婵(*后喻时代),@北岸荒原困兽(*心远居|台州),@Ruby静语 (新加坡),@#猪猪-路易妈妈,@陈明(心理空间网),@yuaner微博(*加州娃行天下) @*青禾旅读,@郝景芳(*晴妈说)

注:以上星号(*)为公号,井号(#)为知乎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