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贡语诞生记 - 如何从零开始创造一门外星语言

2016-10-04 STC&PM 星际迷航 星际迷航


还记得《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他们玩的克林贡语版本的拼字游戏吗?


星际迷航中的这门虚拟语言早已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20-21世纪的地球上流传了开来。不仅仅有人会用这门语言对话,还有人用克林贡语写文章,发表演讲,排演话剧,而甚至搜索引擎谷歌,都有专门的克林贡语版本。这门语言已经成为了宅的终极代表,甚至外星人“保罗”都知道这个梗(电影《保罗》)。


这门语言的发明者叫做马克·奥克兰德(Marc Okrand),克林贡字典的作者。他参与了星际迷航中几乎每一门外星语言的创造,包括瓦肯语和罗慕兰语等等。那么这么古怪的语言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们就跟着马克来看看克林贡语诞生的故事。


原文刊于《流行机械学》,星际迷航中国汉化



克林贡语诞生记 - 如何从零开始创造一门外星语言



从原初进取号的船员们初登荧屏开始五年任务到现在的50年间,星际迷航激发了一代代的科学家、宇航员、民权运动领袖、工程师、总统。但不要忘记语言学家们。在《权利的游戏》团队凭空创造出多斯拉克语(Dothraki)25年前,星际迷航就已经为克林贡人发展出了一套完整的语言系统。“这让人们对语言有了意识,” 克林贡语(以及瓦肯语)的创造者马克·奥克兰德(Marc Okrand)如是说,“通过学习另一门语言,你会更加了解自己的母语。克林贡语有一种魔力会让人开始思考语言。”


克林贡字母表


 从无到有  


克林贡人的第一次出场是在星际迷航原初系列的第一季,1967年的一集,叫做Errands of Mercy (S1E26)。他们带着低成本(且有些种族问题)的化妆,说着英语。12年后,在1979年的第一部星际迷航电影《无限太空》中,他们的扮相和语言都发生了改变。


在这部电影的开场,克林贡人,长着他们现在来说已经是标志性的凸脑门,在一场太空战斗中喊叫着指令。这是克林贡语在银幕上的第一次登场(虽然在原初系列里提到过克林贡人有自己的语言)。这些对话片段,配着字幕“战术岗位,光子鱼雷预备”,实际上是由演员詹姆斯·杜汉创造出来的。他扮演进取号的轮机长,斯考提。作为一位非常有经验的配音演员,杜汉的目标是创造一门不属于这个星球的语言。他确实做到了,但并没有人清楚他是否在基础词汇,比如反复出现的单词——光子鱼雷(“cha”),之外是否有制定过语法结构。



克林贡造型的改变:上排1,2为原初;3、4来自电影;下排1来自电影6;2、3、4来自《下一代》


这时奥克兰德出场了。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奥克兰德受聘在美国国家字幕研究所担任字幕总监。在那里,他负责开发为听力残障人群设计的第一代电视字幕系统。为电影、情景喜剧和其他有剧本的节目制作字幕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实时节目”,比如新闻、体育赛事或是颁奖典礼,就是全新且巨大的挑战。1982年在洛杉矶举行的奥斯卡颁奖礼就将是第一次包括实时字幕的现场节目。


当奥克兰德在洛杉矶为这次节目做准备的时候,他和一位老朋友见了面吃午饭。机缘巧合的是,这位朋友正好在《星际迷航:可汗之怒》剧组工作,而更恰好的是,他们正需要一位语言学家为史波克和萨维克(年轻的克里斯蒂·艾利扮演)之间编一段瓦肯语对话。仅凭第一部电影里少量的瓦肯语,奥克兰德开始了他的工作。但此时,瓦肯语并不是一门真正的语言。奥克兰德说,“在拍摄这个场景的时候,演员们说的是英语。我的工作就是编一些能对的上口型的鸟语,然后这些会被后期配音加入。” 两年之后,他被邀请回来参与第三部星际迷航电影的制作,这次他的任务更加复杂:开发克林贡语。



史波克和萨维克用瓦肯语...在背后议论柯克



 如何听上去像外星种族  



奥克兰德基本上算是从零开始创造克林贡语,但他确实有一些线索帮助。第一部电影提供了一些发音和命令,原初系列提供了角色名字,而按照剧本的描述,克林贡人的语言必须是很粗嘎的。尽管这门语言需要听上去很外星,奥克兰德面临着非常人类的限制。“克林贡语需要被来自这个星球的演员们说出来”,他说,“他们长着人类的舌头、牙齿和喉咙,所以我只能使用演员们可以发出的声音。”



马克和克林贡人们的友好交流



很幸运的是,奥克兰德已经有了完成类似任务的相关经验。在伯克利攻读语言学博士的时候,奥克兰德的论文研究的是慕特逊语(Mutsun)。这是一门起源于加州的印第安人语言,1930年的时候,最后一位会这门语言的人去世,它也就因此失传了(现在这门语言正在被复活中)。仅仅凭借着历史资料,他就重构了这门语言很多的特征。因此在研究了一门无人会说的语言之后,创造一门不曾存在过的语言似乎也不是那么大的转变。


所有的语言都有形式和规则,所以第一步就是为克林贡语定下这些根基。就像他在2011年的一个采访里所说的那样,奥克兰德从第一部星际迷航《无限太空》少量的克林贡语对话中分析出了音节,然后凭借着这些先创造了语言的基本骨架。为了让这门语言听着更有外星感,他将现有的一些地球语言中的发音和不属于这些语言的发音组合在了一起。对于这点,他说,“违背了自然趋势...我将不同发音组合在一起,它们都是已有的(人类语言的)发音,但不应该属于同一门语言。”



"战术岗位,光子鱼雷预备"


他也在语法上下了功夫。用最简单的说法来说,每个语言的每个句子里都有三个基本元素:主语,动词和宾语。如果不考虑一些例外的话,这三个元素有六种排列方法,你可以在全世界不同语言中发现每种排列的例子。最常见的排列就是主语-动词-宾语,这也是英语所遵循的规则。(“他打球”就是一个简单的主语-动词-宾语的句子)奥克兰德决定克林贡语遵循的会是最不常见的一种排列方法,宾语-动词-主语(就像南美洲的瓦劳语)。他还决定这门语言里不会有用来表达“是(to be)” 的词 (当他需要为星际迷航第六部电影翻译《哈姆雷特》中著名的独白“生存还是死亡(to be or not to be)”时,这成了一个问题)。虽然很多地球语言并不是经常使用这个词组(比如俄语和土耳其语),但英语完全依仗这个词,因此没有这次词让克林贡语非常“不像英语”。



taH pagh taHbe = To be or not to be


将这些组合在一起,克林贡语其实是伪装成外星种族语言的一门人类语言。“在克林贡语里没有什么发音是你无法在其他语言里找到的,但是这些发音的组合很独特。语法同样也是这样,没有什么语法特征是其他语言里没有的。但只是同种语言里一般不应该有全部这些特征。”




 克林贡语文化  


这门全新的,复杂的,完整开发出的克林贡语在1984年的《星际迷航:石破天惊》中首次登场。第二年,克林贡字典发行。奥克兰德也为之后的电视系列和电影继续创造发展着这门语言。他也帮助创造了罗慕兰语,但是他永远为克林贡语的粗嘎诡异而刚到骄傲。


“当我在开发这门语言的时候,剧组成员们会来和我说,‘它听着像...’ 阿拉伯语,俄语等等,”奥克兰德说,“只要他们一直说它像的语言都不一样,我就开心了。”


时至今日,据吉尼斯世界纪录记载,克林贡语是全世界最常用的虚拟语言。不仅仅有克林贡婚礼,克林贡圣诞颂歌,克林贡版本的圣经,还有克林贡语言学院,一个非盈利组织,“旨在让对克林贡语言文化的学术研究更为便捷。” 甚至斯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最近都顺应潮流,在他们全新的应用中推出了克林贡语版本的导览。



谷歌克林贡语版本



祝愿克林贡语生生不息,繁荣昌盛。或者用这句著名瓦肯问候语的克林贡译本来说,"yItaH 'ej yIcheptaH."



原文:http://www.popularmechanics.com/culture/movies/a22990/klingon-language-star-trek/

配图来自网络




最后我们再来复习一下克林贡拼字游戏(视频采用人人影视版本)